您的位置:山东群英会今天开奖走势图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天魔大法
天魔大法

山东群英会怎样是中奖号码:天魔大法

那日牟平匆匆趕來,卻見安柔渾身不著片縷,昏迷不醒的倚躺在浴池的石階上,心下頓覺詫異。
  當他進入浴池后,便發覺安柔面色潮紅,呼吸紊亂,渾身的肌膚都泛著紅潤的光澤,倘若不是身處水中,那下體蜜穴內流淌出的瓊漿玉液,怕也要被牟平看的清清楚楚。
  而宇文明因擔心事情敗露,早已倉惶逃離了盟主府,牟平得知宇文明失蹤后勃然大怒,隨后便下令追殺宇文明……
  關于那日安柔是否失身于宇文明,牟平倒也頗為體貼,并未主動提及,反而還多番寬慰安柔。
  往后數日兩人皆默契的保持沉默,那日之事好似從未發生過一般,安柔那顆一直懸著的心總算稍稍落下了,只是心中卻覺得有愧于牟平。
  此刻的盟主府密室中。
  牟平正在全力修煉天魔大法,此魔功需以深厚的內功為根基方能速成,而牟平擁有六陽體的特殊體質,丹田六倍于常人,內力更是雄厚無比,正好符合了天魔大法的修煉要訣,故而在半個多月前,就將天魔大法修煉至第五層。
  只是不知為何,當達到第五層后,卻再難精進分毫。
  如今煞羅的元神依舊極為虛弱,若無海量的內力供他吸取,元神上的傷勢在短期內恐難以復原。
  眼看著與安柔的婚期日漸將至,冷凝月作為安柔的師尊,屆時必會親臨盟主府,以他們二人目前的實力,斷然不是冷凝月的對手。
  再次回想起寒月宮宮主那圣潔不可侵犯的仙姿神韻,以及深不可測的超凡修為,牟平的內心便會情不自禁的生出敬仰與畏懼之感,他甚至有些后悔當初答應煞羅對抗冷凝月的決定。
  此刻冷靜下來細想,心頭已是諸多顧慮,天仙美色固然好,卻也得有命享用啊。
  「嚯嚯嚯……小子,本座知曉你的心思?!?br />  這時,一縷黑煙自身旁的黑色珠子中飄了出來,只是相較于在魔門總壇之時,此刻的黑煙卻是稀薄了許多,仿佛一陣微風就能將它吹散。
  「哦?莫非魔主大人還會讀心術?」牟平睜開了雙眼。
  「你的心在猶豫?!?br />  「是又如何?」
  「可惜呀,已經太遲了,哈哈哈……」自黑煙中發出一陣笑聲。
  「或許,我還有另外一種選擇?!鼓財講宦緞紊幕氐?。
  「你沒得選擇,因為你修煉了天魔大法?!?br />  牟平聽后思忖片刻,淡淡的應道:「大不了我隱忍些時日,既然寒月宮主在這一年半載內,便將踏入天人之境,我可等她飛升天外之后,再繼續修煉天魔大法,屆時在這天地之間,我再無畏懼?!?br />  「嘿嘿……小子,等她突破至天人之境,便會擁有仙元之力,就算遠隔千里,她也能感知到你所修煉的魔功,到那時,以她天人之境的仙法神通,彈指之間便可將你灰飛煙滅,你覺得她還會放過你這個魔頭嗎?」煞羅的聲音中帶著一絲幸災樂禍之意。
  隨即又道:「當你做出選擇的那一刻,便已經決定了你的命運,這是注定逃不掉的,你只要跟本座合作,本座必會幫你達成心愿,這也是在幫你自己……」聽聞煞羅此言,牟平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盡管他已事事謹慎,卻依然著了煞羅的道,事已至此已別無選擇。
  良久之后,牟平面露不悅的說道:「要怎么做?」「先助本座的元神恢復至能夠凝聚成形的程度?!股仿匏檔?。
  「近兩個多月以來,你已經吸收不少內力,難道還不夠嗎?」牟平既擔心煞羅太弱,無法抗衡冷凝月,又擔心他太強,對自己產生威脅。
  「尋常的內力對本座恢復元神的傷勢作用極為有限,當年本座可是耗費了數十載的光陰,才堪堪恢復了一成的傷勢……只要本座能夠恢復一成,元神便可凝聚成形,而你……也需盡快將天魔大法修煉至第八層?!埂桿蛋?,要我如何幫你?」牟平直接問道。
  「嘿嘿,這個簡單,只需玄陰珠即可?!股仿藁氐?。
  牟平聞言,頓時心生怒意,不禁暗罵道:這老東西,竟然又在雪兒身上打起了主意。
  隨即冷言道:「我若是不允呢?」
  「唉……那本座也只好與你一同等死了,還請陸少俠慎重考慮啊?!鼓財醬絲逃幸恢稚狹嗽舸母芯?,不悅地說道:「你的元神如此虛弱,連內力都無法強行吸收,又如何能吸取玄陰珠呢?……而我近來修煉天魔大法,也不知何故,總是無法突破第六層,又如何才能達到第八層?」煞羅聞言先是一陣輕笑,隨即說道:「天魔大法乃是竊天下之機緣、奪他人之造化以成就自身的魔道功法,若想魔功大成,必先做到絕情斷愛、隨欲而為……至于本座如何吸取玄陰珠,其實也不難,只不過……」說到此處煞羅停頓了一下,而后才緩緩道出吸取玄陰珠的方法。
  而牟平聽了之后,臉上的神情卻逐漸冰冷了下來,甚至在憤怒之下,將煞羅的元神封在了魔珠之中,令他不得而出。
  數日后……
  連日的傾盆大雨,此刻正是雨后初晴,空氣中彌漫著絲絲涼意,令人倍感舒爽。
  難得遇上如此舒適怡人的好天氣,牟平一早便陪著安柔來到后院的花園賞景游玩。兩人漫步在這鳥語花香、綠蔭蓊郁的園林中已有大半個時辰,此刻在前方不遠處正好有一座涼亭。
  「陸公子,要不……去亭中歇息一下吧?」安柔見牟平興致索然,以為他是累著了,當即關切地說道。
  牟平愁眉不展,似乎有些心不在焉,當聽到安柔所言后,只是點了點頭,便隨著安柔一同往涼亭方向緩步走去。
  安柔自然不知牟平心中所憂何事,只以為他是累著了。
  兩人很快便步入了涼亭之中,牟平先行就坐,安柔緊隨其后。
  正當安柔準備坐下之際,牟平忽然伸手抓住她的纖臂,一把將其拉入懷中,安柔措不及防的坐在牟平的雙腿上。
  她輕呼了一聲,正欲輕啟朱唇,嗔怪他為何如此唐突之時,牟平的雙唇已印了上來。
  「嗚……」嗔怪的話語,頓時變成了嗚嗚聲。
  安柔娥眉輕蹙,一臉茫然與緊張,這可是在花園之中,隨時都可能會有人經過。一想至此,安柔當即便將雙手抵在牟平的胸口,欲要將其推開,掙脫出他的懷抱。
  而牟平覺察到安柔的反抗后,卻是不管不顧,反而愈加緊緊的摟抱住懷中的佳人。
  他迫不及待的吸吮、啃噬著安柔那紅潤的柔唇,粗厚的大舌頭輕車熟路地撬開安柔的皓齒牙關,徑直鉆進佳人的檀口之中,很快便尋到那柔軟的丁香小舌,嫻熟地勾挑、纏綿,甚至將其含入自己的口中吸吮、輕咬……安柔頓時心跳加速,身體逐漸發熱,那雙抵在胸口的玉手,好似失去力氣一般,緩緩地滑落了下來,安柔不再抗拒,任由著兩只不老實的大手,在她那嬌柔的身體上肆意地游走……
  許久后雙唇分離,牟平目光熾熱地看著身前的佳人。
  只見她臻首輕揚,雙頰緋紅,美眸微閉,兩片誘人的紅唇微微張開,吐氣如蘭,性感而粉潤的香舌仍停留在潔白的皓齒間,而胸前那兩座挺拔的玉峰,則隨著呼吸的節拍,不住地起伏顫動,令人無比迫切的想要窺視一番衣內的迷人風情……
  見安柔媚態初顯,已是情動,牟平只覺欲火焚身,胯下的大家伙早已不受控制的充血膨脹,怒挺在褲襠之中,似乎隨時都可能頂破布料撐脫而出。
  他再一次吻上安柔的櫻唇,與此同時,伸手掏出胯下的巨物,龍頭高高怒聳而立,緊密地貼合在安柔的俏臀上,就這樣隔著長裙緩緩地磨蹭著……一會之后,牟平輕輕抱起安柔的嬌軀,將她的身子調整了一個方向,使安柔面對著他,跨坐在他的雙腿上。
  隨后牟平的兩只手悄悄滑進安柔的裙底,很快便將佳人的褻褲褪至臀下,白嫩的臀肉觸手可及,滑嫩細膩的觸感,令牟平流連忘返,情不自禁的揉捏起來……
  在雪臀上抓捏了一陣后,牟平的雙手突然托起安柔的俏臀,并朝著自己的胯部方向緩緩挪動,直至肉棒前端觸碰到兩片柔軟的陰唇……「嗯……」
  敏感的蜜穴玉門與堅硬而火熱的肉棒相觸的剎那,安柔情難自禁的嬌哼了一聲。
  嬌軀猶如觸電般一陣顫抖,安柔的腦海中一片空白,只覺渾身燥熱,蜜穴之中生起陣陣瘙癢空虛之感,隱隱的希望牟平能夠快些將那根大家伙放進去慰藉一番。
  牟平卻顧不上安柔的感受,只是他自己也早已淫欲難耐,便松開了雙手,將安柔的俏臀緩緩放下,粗壯的肉棒不斷擠進玉洞之中,那兩片已然被蜜汁濕潤的陰唇,富有彈性地張開,溫柔地包裹住肉棒的前端,隨著雪臀下落的勢頭,毫無阻礙的吞噬掉大如嬰拳的龜頭。
  與此同時,牟平順勢往上一挺,粗長的肉棒進一步撐開濕滑的穴洞,穿過層層肉唇,滑進蜜穴的深處,直搗那最幽深、最敏感的花芯,慢慢的撞擊著、摩擦著……
  「啊哈……嗯嗯……」安柔頓時俏臉揚起,情難自抑的呻吟出聲。
  隨著牟平不斷的頂插,安柔那一雙纖細的玉臂緊緊地環住牟平的脖子,兩座飽滿的玉女峰,則貼在牟平的胸口上下擠壓磨蹭。
  『唔……那里好脹……被塞滿了……這感覺,好舒服……啊啊……又進來了……不行……太羞人了……會被人聽到的……嗯唔……可是……啊啊啊……'
  正在放聲呻吟的安柔,忽然意識到此刻二人并不在屋內,而是在室外的花園涼亭之中,萬一有人從花園經過,必然會聽到這連綿不絕的淫聲浪語,甚至可能還會窺見她此刻的羞人模樣……
  可無論安柔如何竭力隱忍,卻仍是抑制不住的呻吟出聲來,無奈之下,只好以手捂嘴,盡量遮蓋住這一聲聲的浪叫。
  由于牟平近期一直閉關修煉天魔大法,安柔已有多日不曾與牟平行這魚水之歡,早已食髓知味的她,身體變得越來越敏感,此刻再也顧不得太多的矜持,只希望牟平將這幾日的空虛都補償給她。
  牟平開始加重加快挺插的力度,跨坐在牟平雙腿上的安柔,也跟隨著牟平的節奏,主動的扭腰擺臀,起起伏伏、前前后后地迎合著,胸前的衣襟早已凌亂地敞開,一只大手攀在高高鼓起的銀白色肚兜上,不住地抓捏搓揉……『啪啪啪……』的臀肉撞擊聲愈發響亮,粗壯的肉棒,極為有力地在嬌嫩的蜜穴中進進出出,時快時慢、忽深忽淺,每一次肉棒撞擊到花芯,就像撞擊到安柔的心房,令她神魂激蕩、情難自抑,對牟平的愛意又增添了幾分。
  此刻玉門大開,蜜穴內早已是淫水泛濫、涓流不息,隨著肉棒的每一次進出而汁水四溢……
  呻吟聲、嬌喘聲、撞擊聲、水嘖聲交織在一起,組成一首淫靡而誘人的樂曲……
  「少……少主……鐵爪幫的趙幫主……還有,斷刀門的李門主求見少主?!共恢問?,一個帶刀護衛戰戰兢兢的站在涼亭外,他低沉著腦袋,眼睛不敢直視前方,言語中盡顯緊張與膽怯。
  仍舊沉浸在欲海中難以自拔的安柔,驀然聽到有人說話的聲音,而且還是一個男子的聲音,那人似乎就在她的身后……天吶!怎么回事?為何會有人?他聽到了嗎?他看到了嗎?
  安柔此刻的感受猶如晴天霹靂,腦袋嗡的一聲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她呆愣了片刻,心跳驟然加速,差點便驚叫出聲來……
  「嗯唔……」然而就在這時,安柔卻又不合時宜的發出了一聲嬌媚的呻吟。
  緊接著嬌軀一陣顫抖,蜜穴在不斷的抽搐,好似小嘴兒般,死死的咬住那根留在體中的大肉棒,不由自主的夾緊、松開,再夾緊、再松開……雖然牟平此刻已停止了挺插的動作,可當安柔覺察到有其他男子出現在身后時,竟在無比羞恥的情緒中,莫名地出現一絲難以名狀的快感,正是這奇妙的感覺,令安柔忽然達到了高潮的巔峰……
  在如此不合時宜的狀況下,安柔竟然泄身了……此刻若是掀起裙擺,必能看到地面上積起了一灘淡淡的水漬。
  泄身之后的安柔頓覺羞恥難當,恨不得立刻躲藏起來,她緊緊抓住外衣,遮蓋住胸口的肚兜,而后驚慌失措的將俏臉深埋在牟平的肩上……牟平見安柔竟在其他男子面前情不自禁的高潮泄身,而后又嬌羞失措的模樣,那根仍舊堅挺的肉棒,當即也在蜜穴中跳動起來,激射出大量的精液,一點一滴澆灌在蜜穴深處的花芯……
  待緩過神來后,牟平終于開口說話:「告訴他們,我在閉關練功,叫他們三日后再來?!?br />  那帶刀護衛早已心猿意馬,不由自主的浮想聯翩,襠部已然高高鼓起,在得到牟平的指示后,立刻便慌慌張張的離開了花園,不敢再多瞧一眼。
  當他再回想起來,依舊是恍若夢境一般。他來尋牟平之時,在遠處就隱約聽見女子的呻吟聲,隨后便看到少主與安柔仙子在涼亭中歡愉親熱,他縱有色心,亦不敢多窺,正當他要轉身退去時,牟平突然向他招手,示意他過去……于是便出現了方才的一幕。
  ----------------------
  洛水城以北的三百里外,有座小鎮。
  宇文明住在鎮上這間客棧已有數日,這半個多月來,他多番輾轉來到此地,為了躲避牟平的追殺,幾乎每隔三日便會換個地方,今日又是到了離開之時。
  這些日子里,宇文明在四處躲藏的同時,還在修煉一門至高的武功『寒月玄功』,那日他自安柔的記憶中獲得了寒月玄功的修煉心法,原以為有了寒月玄功,待學成之后,便無懼于牟平。
  可當他練成寒月玄功第一層后,便再也不敢修煉了,只因修煉之時,體內會產生無窮無盡的陰寒之氣,那些寒氣順著脈絡流入五臟六腑,令他痛苦不堪,若再強行修煉下去,恐有性命之憂。
  宇文明不知道的是,寒月玄功乃是至陰至寒的功法,女屬陰,男屬陽,故而并不適合男子修煉。
  「他娘的,整天這樣東躲西藏,不知何時才能到頭?!褂釵拿髯匝宰雜锏穆畹?。
  「可惜牟平那廝武功太高,連韓蕭都不是他的對手,可若不除掉他,我就得一直隱姓埋名,茍且偷生……看來也只能如此了?!顧悸侵?,宇文明終于下定了決心,他要去寒月宮,這世間恐怕也只有寒月宮宮主才能對付的了牟平了。
  宇文明心中有所顧慮,故而才猶豫不決,只是寒月宮主好歹也是世外高人,即便事后發覺他也不是個好人,想來總不會像牟平那般,四處追殺于他吧,權衡之下,還是覺得牟平對他的威脅更大一些。
  做出決定后,宇文明又在客棧休息了一晚,第二日便悄悄離開了小鎮……----------------------
  洛水城,盟主府。
  今日府上來了兩位客人,一位是鐵爪幫的趙幫主,另一位是斷刀門的李門主,兩人在三日前便前來拜訪牟平,只是那日正巧牟平在『閉關』,府內的護衛則傳話告知他們三日后再來,今日算是如約而至。
  牟平特意設宴款待他們二人,還帶著安柔一同作陪,安柔本是不愿出現在這種場合的,只是拗不過牟平的勸說。
  他告訴安柔,如今兩人的婚期臨近,作為他的未婚妻,他希望安柔能以盟主府半個主人的身份,出面招待一下來訪的客人。
  牟平說的合情合理,安柔也只得同意了。
  酒過三巡后,斷刀門的李門主滿面笑容的奉承道。
  「陸公子勇闖魔壇,更是手刃魔頭為武林除害,當真是少年英雄啊,我李某人是誠心佩服,斷刀門上下定當全力支持陸公子成為武林盟主,這也算是子承父業嘛,哈哈哈……」
  牟平則面帶淡淡的笑意,客套地回應道:「李門主說笑了,在下年紀尚輕,在江湖上資歷淺薄,這武林盟主之位需是德高望重之人,我陸某何德何能……」這時,鐵爪幫的趙幫主舉起酒杯,恰合時宜的說道:「陸公子年少有為,武功卓絕,甚至尤勝令尊當年,這除魔之功,江湖上誰人可及,擔任武林盟主之位乃是實至名歸,我鐵爪幫上下亦全力支持陸公子?!埂賦忻閃轎磺氨踩绱頌О?,晚輩敬二位一杯?!顧蛋?,牟平便起身將杯中之酒一口飲盡。
  待大家都喝完后,趙幫主又給自己滿上一杯酒,朝著坐在牟平右側的安柔,舉杯道:「葉姑娘真乃天仙下凡,與陸公子是天配良緣,上次初見仙子之時,是在下失了禮數,我自罰一杯,還望姑娘莫怪?!顧低旰?,便一口喝掉手中的那杯酒。
  聽聞趙幫主所言后,安柔這才驀然想起此人。
  當初受陸永鵬所邀,安柔承師命下山,助正道各派除魔衛道。在盟主府時,正是這個鐵爪幫的趙幫主向她試探武功,說是討教幾招,實則招招陰狠,專攻她的胸口部位,后來被安柔打的跪地嚎哭。
  初見之時,安柔便對這個形象猥瑣的趙幫主印象不佳,此人在第一次見到安柔時,便毫不掩飾的流露出淫邪的目光。今日或許是有牟平在場,他瞧向自己的眼神似乎收斂了一些,但依然令安柔感到不悅。
  盡管心有不滿,但安柔還是面帶微笑的回應了一句:「趙幫主嚴重了?!拐庖壞奈⑿?,卻令趙幫主與李門主二人心神蕩漾,不禁癡癡的看著安柔,好半天才回過神來,尤其是趙幫主,微張著嘴巴,口中之酒都快流出來了。
  見兩人如此無禮的看著自己,安柔面帶微怒,卻又不好發作,只得將俏臉微微轉向一側,不再理會二人。
  趙、李二人意識到自己的失態,為了避免尷尬,連連滿上杯中酒與牟平互相推杯換盞。
  忽而奉承客套,忽而暢談天下局勢、武林大事,三人聊的歡喜,喝的盡性……
  一個時辰后,趙、李二人已是爛醉如泥,兩人趴在桌上呼呼大睡。
  而牟平此刻也已醉酒,同樣趴在桌子上,連酒杯都抓不穩了,卻依然還在往嘴中倒酒,同時嘴中嘟嚷著:「你們兩個……嗝兒……怎么不喝了……喝……大家一塊喝……」
  安柔在一旁勸了許久,讓他們少喝點,可當時三人正喝的高興,任她如何勸也勸不住,只得作罷。
  這期間安柔也被三人輪番的敬酒,就連牟平也勸她喝酒,安柔心中雖對牟平有些怨嗔,但終是架不住勸酒而喝了數杯,不勝酒力的她,此刻臉頰泛紅,已是有了些醉意。
  安柔起身來到牟平的身旁,她伸手摟住牟平的胳膊,想將他扶起來,攙到附近的客房去休息。
  牟平在安柔的攙扶下,終于站了起來,剛要漫出第一步,卻雙腿發軟,一個踉蹌往后跌倒,正巧跌坐在身后的座椅上。
  而安柔由于本身就已有醉意,加之雙手攙扶著牟平,此刻一個踉蹌,使她重心失衡,身體順著牟平的方向倒去,正巧倒在牟平的懷中,還險些吻上牟平的嘴唇。
  兩人就這樣雙唇相對,只差一點點便貼上對方的唇。安柔與牟平都頓住了,彼此看著對方的眼睛,感受著對方的呼吸,以及那濃濃的酒味不斷催發著情欲的萌動。
  忽然牟平伸出雙手,緊緊的擁抱住安柔的身體,隨之而來的是雙唇貼在一起,情難自禁的熱吻起來。
  此刻的牟平好似酒醒了一般,他上下其手,在安柔的背部、腰部、臀部以及胸口不斷變換著撫摸的方式,時而輕揉,時而巧抓,或用指尖劃過身體上的敏感部位,或捧住安柔的臉蛋深情地舌吻挑逗……
  很快,安柔胸前的衣襟被凌亂地敞開,露出淺色的小肚兜,下身的裙擺被撩至腰部,潔白的褻褲褪至臀下,渾圓豐盈的雪臀顯露了出來。
  安柔配合著岔開雙腿,跨坐在牟平的雙腿上方,朝那根已怒挺在外的大肉棒,緩緩的迎湊了上去,隨后將身體慢慢的、一點一點的下沉……「嗯……」吞下肉棒的瞬間,安柔嬌哼了一聲。
  也正是這一聲,令安柔猛然想起此刻并不在房內,而是在酒桌旁,甚至還有兩個中年男人就坐在他們旁邊……
  『不行……不能在這里……會被他們看到的……太羞人了……』安柔心中既緊張又害怕,她停止了與牟平的熱吻,用眼神示意牟平讓他等一會兒,待回到屋內再做。
  可牟平卻渾然不覺,甚至毫不在意一般,突然間挺起胯部猛的往上了一頂,徑直撞入那深幽的花心,而后便緩緩的抽插起來。
  安柔本就已經情欲萌發,此刻僅剩的少許理智,已被肉棒撞擊的搖搖欲墜。
  只見她娥眉輕蹙,紅唇輕啟,控制不住的呻吟起來……與此同時,一縷黑煙從桌子底下的黑色珠子中飄了出來,這縷黑煙在趙、李二人之間徘徊了一陣,隨后便鉆進趙幫主的體內。
  不知過了多久,安柔與牟平兩人已經變換了多種姿勢,一直從座椅上來到了圓桌旁。
  此刻安柔就站在桌子的旁邊,上衣與長裙已散落在地上,膚如凝脂渾身雪白,只余胸前那一小塊肚兜,仍緊緊的包裹住胸前的兩座乳峰。安柔的雙手及前臂彎折著撐在桌面上,沉著腰、抬著臀接受著身后男子的沖撞。
  牟平就站在安柔的臀后,雙手抓住那盈盈一握的柳腰,不斷地挺送著胯部,將肉棒無數次的在雙臀之間的穴洞中進進出出……連綿不絕的快感自下體蔓延至全身,安柔在心中喚著淫聲浪語,甚至偶爾還會脫口而出。
  盡管身心俱已沉淪在淫欲之中,安柔仍是會時不時的抬起頭,瞥一眼趴在圓桌旁睡覺的趙幫主與李門主,見他們二人依舊在呼呼大睡,她才稍稍放下心來,開始享受著肉棒每一次撞擊所帶來的快感……
  一番快速的抽插后,牟平終于在安柔的體內射出了精液,隨即將肉棒退了出來,安柔則微閉著雙眼,嬌喘吁吁的趴在桌面上,靜待著下一輪的開始。
  只是半響之后,卻發現身后沒有動靜。
  正當安柔以為要結束之時,身上的雙手終于又顫抖著撫上了她的翹臀,緊接著那根堅硬而粗壯的肉棒對準臀瓣間的蜜穴,再一次深入到安柔的體內。
  身后之人好似特別的急切,肉棒剛一進入她的小穴,便火急火燎的猛力抽插起來,臀肉之間的撞擊聲『啪啪啪啪啪……』此起彼伏,清脆而響亮,比起之前還要更勝幾分,好像身后的男子有使不完的力氣。
  而那兩只放在翹臀上的雙手,在安柔的嬌軀上開始不斷的游走,一只手在柔若無骨的柳腰上抓捏撓癢,惹的安柔花枝亂顫,扭腰擺臀。另一只手則沿著平坦光潔的小腹,徐徐往前,一路撫摸至那兩座渾圓豐滿的玉女峰。
  也許是覺得那片小肚兜礙事,男子的手來到光潔細膩的背部,輕輕拽住系帶的繩結稍稍一拉扯,那片小肚兜終于緩緩的滑落了下來。
  一對豐滿的乳球頓時便垂落在空中,隨著臀肉沖撞的節奏不住地搖晃著,而乳球頂端那兩顆粉嫩的乳頭更是嬌艷無比,誘人垂涎。
  身后的男子吞咽了一下口水,隨即伸手握住那柔軟而富有彈性的乳球,開始不住地抓捏搓揉起來。
  時而又用兩根手指捏住嬌嫩的乳頭,輕輕的搖曳、或巧捻、或拉扯……如此敏感的部位被那只惡手肆意的褻玩挑逗,惹的安柔忽重忽輕地呻吟著、嬌哼著。
  見胯下的美人被他肏的花枝亂顫,男子頗感滿足的淫笑了幾聲。
  而當安柔聽到身后男子的笑聲后,猛然抬頭往前方看去,這一眼可嚇壞了安柔,只見對面少了一個人,那個有點胖胖的,面相猥瑣的鐵爪幫趙幫主,竟然不見了。
  安柔驚慌不已,又趕緊往自己的身后看去,這一回首,安柔只覺天旋地轉。
  天吶……身后的這個男人,這個正在操弄著她、玩弄著她的男人,竟然不是牟平,而是那個目光猥瑣,令她感到十分厭惡的趙幫主……怎么會這樣?為什么會這樣?
  ……牟平呢?他去哪了?再往身側一看,只見牟平此刻竟坐躺在旁邊的椅子上,睡著了??!
  「嗯唔……你,你滾開……啊哈……不要啊……啊啊啊……」正當安柔想要轉身推開趙幫主之時,這家伙竟然突然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而且力度也比剛才更重,使得安柔嬌軀發軟,只覺渾身酥麻使不出半分氣力,只得繼續無力地趴在桌沿,仍由著趙幫主對著她的雪臀,一頓狂風暴雨般的沖撞。
  「葉姑娘,葉仙子,趙某人的本錢還可以吧?是不是很舒服呢,舒服的話,就大聲地叫出來吧,嘿嘿……」趙幫主一邊持續肏弄著安柔,一邊污言穢語的挑逗道。
  「你住嘴!……別再說了……啊啊啊……嗯嗯……」安柔剛一開口反駁,卻很快又變成了一聲聲的浪叫。
  「仙子還敢嘴硬,我鐵爪幫練的就是爪功,這手上的功夫自然不差,這就給仙子露一手?!?br />  說罷,便伸手抓住安柔的胳膊,將她提拉了起來,兩個雪白的乳球頓時便挺立起來,并且不斷地上下跳躍著。
  趙幫主雙手前伸,從安柔的腋下穿過,兩只大手握住了乳球就開始抓捏起來,忽而雙手狠抓十指深陷于乳肉之中,忽而指尖在乳暈上劃著圈圈,忽而掌心貼在乳頭上反復磨蹭,忽而又掐住乳頭富有技巧的撥弄、挑逗……安柔感到胸口異常的酥麻酸癢,甚至令身體上的欲望在不斷攀升,于是她扭動著上身,試圖逃開那兩只魔手,可無論她如何扭動,那兩個乳球依舊如故的,被握在趙幫主的手心之間。
  「不要……不要碰那里……唔……放開……嗯嗯……」「恕趙某愚鈍,不知仙子所指的那里,是哪里呢?」趙幫主刻意追問道。
  「是……是胸口……嗯唔……」安柔無奈地回道。
  「好,趙某答應仙子便是?!?br />  說罷,他將雙手移開了胸部,安柔又重新無力地趴在桌沿,而趙幫主的其中一只手空閑下來后,又開始使壞,對著身前的雪白翹臀怕打了下去。
  安柔剛松了一口氣,忽然聽到一記清脆的拍打聲,隨即便感到臀部火辣辣的疼痛。
  「??!你……」安柔氣的渾身發抖,說不出話來。
  這一次,趙幫主沒有理會安柔,而是一只手扶住安柔的柳腰,另一只繼續怕打著雪臀。同時胯部蓄力而動,以最快最猛的速度與力度沖撞著安柔的臀部,肉棒以一種近乎夸張的頻率在嬌嫩的蜜穴中進進出出……安柔感覺要瘋了,一邊是臀部火辣辣的疼痛,一邊是小穴內即將攀上巔峰的快感蔓延至全身,吞噬著她的神智……
  「啊啊啊啊……慢……慢一點……唔嗯嗯嗯……太用力了……唔唔……要壞的……快停下……啊啊啊……嗯嗯……」
  安柔的腦袋高高揚起,臻首左右搖晃,雙眸半開半閉、媚眼如絲,嬌軀不住地打顫,柳腰翹臀忽而左右扭擺,忽而上抬下沉……「葉……葉姑娘……舒……舒服嗎?」趙幫主此刻也有些上氣不接下氣,但他依然執著地問道。
  「啊啊啊啊……不……嗯嗯嗯……舒服……啊嗯……」由于安柔心中厭惡此人,盡管身體上很想說舒服,可還是倔強地說了個『不』字,只是最終到底說的是:不舒服呢?還是舒服呢?連安柔自己也分辨不清了。
  這對安柔來說已經不重要了,因為此刻的安柔泄身了……盡管她厭惡這個趙幫主,但也無可否認的被他肏的花枝亂顫、欲仙欲死,直至最終控制不住地高潮泄身……
  「哈哈……哈哈哈……終于……終于把仙子肏舒服了……呃嗯……」當趙幫主隱約聽到安柔說出舒服二字,又看到安柔的臀下淫水四濺之時,他特別的激動,特別的滿足,瞬間就渾身抽搐,緊接著在安柔的體內射出大量的精液。
  時間在這一刻仿佛停止,趙幫主站在安柔的身后一動不動,似乎在恢復體力,等待下一輪的進攻。而安柔則依然趴在桌沿,不住地喘息著。
  短瞬的休息之后,安柔恢復了一些氣力,只見她突然起身,目光冰冷如刀,臉上盡顯羞怒,猛然抬起玉手,一掌拍打在趙幫主的胸口。
  趙幫主的武功本就遠不如安柔,此刻措不及防之下,被安柔一掌拍倒在地,嘴角頓時溢出一絲血跡,已是受了不輕的內傷。
  「今日之事,你必須全部忘掉,若是記起一絲一毫,或者敢透露半個字,我必親手將你擊殺?!?br />  安柔的身上散出一絲殺氣,隨即出言警告趙幫主,同時拾起地上的衣物披在身上。
  趙幫主感受到安柔的殺意后,心中直打冷顫,只得連連點頭,生怕安柔一怒之下將他擊斃。
  趙幫主也對自己今日的行為感到詫異,他雖然好色,但不至于如此大膽,竟敢在盟主府,侵犯主人家的未婚妻,而且方才自己明明已經醉酒睡著了,可不知為何會突然清醒過來,然后又鬼使神差般的肏了眼前的仙子,更令他奇怪的是,今日自己的雄風遠勝以往,下面那根肉棒似乎變的異常粗長,也比以往更加的持久。
  「滾!別再讓我看到?!拱踩嶁鬧屑繞哂中吲?,她實在不愿再看到此人,恨不得他立刻消失。
  趙幫主聽后,連忙抓起褲子穿了起來,此事若是被牟平知道,定不會饒了自己,雖然今日種種異常令他困惑不已,但現在也容不得他細想了,還是先離開此地吧,但愿葉仙子不會將此事告知牟平,想來她應該也會保密吧,畢竟此事關乎她的清白……于是趙幫主的心中帶著一絲后怕,一絲興奮,一絲回味……慌亂地離開了盟主府。
  轉眼又過去半個多月。
  在洛水城往東數百里外的那片大山脈中,一個青年男子拖著疲憊的身軀,緩步行走在云霧繚繞的群山之間。
  此人正是宇文明,他雖然知曉寒月宮的大致方向,但卻并不清楚具體位置,而且還要不斷躲避牟平的追殺,故而耗費了半個多月的時間才尋到寒月宮的位置。
  在他眼前的百米外,那座高聳入云的細小山峰上,便是寒月宮的所在。
  他坐下休息了一個時辰后,恢復了體力,而后便沿著懸崖峭壁一躍而起,試圖飛躍到峰頂。
  只是飛躍到一半之時,有一股強勁無匹的壓迫感迎面而來,宇文明頓時不受控制的下墜,好在他輕功也不算差,臨近地面之前,在崖壁上借了一腳力,這才緩緩的落在地面。
  宇文明心下震驚,那股壓迫感實在太強了,他絕對無法抗衡。
  于是只好放棄了登山,隨后他運起內力后,朝著峰頂喊道:「晚輩宇文明,拜見前輩?!?br />  這道蘊含內力的聲音在山岳間回蕩,然而峰頂之上卻無任何回應。
  宇文明再次喊道:「晚輩有要事求見前輩,事關安柔姑娘?!拱胂熘?,卻依然沒有任何回應。宇文明心中疑惑,難道寒月宮主不在宮內?
  他不愿就此放棄,又繼續喊了數遍,卻仍是沒有半點回應。
  正當宇文明無奈之下,準備先行離去之時,忽然想起那股壓迫感,與寒月玄功的內功極為相似。
  于是他運起寒月玄功第一層的內功,再次飛躍而上,一路忐忑的往上飛去,剛才那股壓迫感實在太過強悍,令他在心中生起了懼意,不得不緊張萬分。
  不過很快,宇文明便面露喜色,這股壓迫感果然沒有出現,看來只有修煉了寒月玄功的人,才能毫無阻礙的飛躍上來。
  到了峰頂后,便看到一座偌大的白色宮殿,宇文明逛了好一會兒,卻發現空無一人。
  就在這時,自宮殿的后方閃現一道白光,緊接著一道浩瀚圣潔的氣息擴散開來。好在這股氣息并無攻擊性,宇文明卻仍是嚇了一身冷汗。
  他沿著那股氣息的方向尋去,當他越靠近宮殿的后方,那圣潔的氣息便會愈加的濃厚。
  終于在宮殿后方的百米外,他看到了一個白色的身影,那白影似乎坐在一塊延伸至懸崖之外的石臺上。
  宇文明繼續走去,終于在距離白影十丈之時,他看清了白影的樣貌。
  細看之下,頓時心神激蕩,眼睛再也挪不開,不禁暗道:世間竟有如此絕色之人?這難道便是寒月宮的宮主嗎?看上去竟是如此的年輕。
  愣神了半響后,宇文明終于回過神來,他繼續往前走去。
  就在他距離冷凝月不足三丈之時,突然撞上一道看不見的屏障,那屏障將宇文明震退了十多米。
  宇文明渾身疼痛的跌倒在地上。
  他又朝著冷凝月喊了幾聲,可冷凝月卻似乎毫無察覺,對他沒有半點回應。
  宇文明心中困惑不已,不知道眼前這個白衣仙子是什么情況,既無回應,又無法靠近于她。
  眼見天色漸暗,夜幕降臨,宇文明干脆就坐在地上,一邊休息,一邊欣賞著眼前那絕美的仙姿圣顏……
  ----------------------
  與此同時,在翠峰鎮的那座山洞中,傳出強勁無匹的劍意。
  緊接著,突然地動山搖,整個山洞在頃刻間倒塌,揚起了濃濃的灰塵。
  ……
  盟主府,正在閉關修煉天魔大法的牟平,感受到這股浩瀚的劍意后,忽然睜開了雙眼,不知為何,他的心中竟隱隱生起一絲不安。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