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山东群英会今天开奖走势图  »  新聞首頁  »  校園小說  »  風騷熟女助理
風騷熟女助理

山东群英会20技巧:風騷熟女助理

“小嵐,這是爸爸的老同學,你叫李伯伯就好?!閉鷗付宰耪裴敖檣蘢鷗黃鸞諾鬧心耆?。
  張嵐見這名中年人頭發半禿,身材肥胖,跟自己老爸看起來怎么也不想是同學的樣子啊。
  不過聽到老爸這么說也就規規矩矩的喊起人來:“李伯伯,你好?!?br />  張父也帶著李伯伯坐到沙發上,而張嵐則徑自回房去了。
  客廳中張父和李伯伯聊得很是歡實,互相交流了一番近況,張嵐的父親和李伯伯很久沒 見了,今天同在一家酒店吃飯,正巧碰上,于是興高采烈的聊了起來。
  張父得知李伯伯已經是一家大集團的副總,于是更加熱情起來,雖然自己也有個不小的公司,家里也從來都沒缺過錢,但是得知老同學盡然是經常采購自己公司物品的集團副總,當然更加的曲意奉承了起來。
  就這樣賓主盡歡的聊到了晚飯時間,張父強烈挽留李伯伯留在家里吃晚飯,今天正好和鄰居老何家聚在一起吃飯,也向老何展示一下自己的人脈。
  畢竟雖然自己賺的多,可是每每看到老何那婀娜多姿的老婆徐婉,在看看自己家的黃臉婆實在是有些低人一等的感覺。
  而李伯伯也沒在意,畢竟是多年的老同學,再加上去哪吃不是吃?于是也沒有拒絕一邊跟張父繼續聊天,一邊等著開飯。
  而廚房里張嵐的母親已經張羅的一桌子菜,快要開飯了便叫張嵐去喊何雄偉一家。
  張嵐屁顛屁顛的跑到對面敲起了門,他們倆家都不是缺錢的主,自己老爸有個小公司,何慧茹媽媽也是大集團的高管,他們都住的那種200多平的躍層房子。
  過了一會張嵐和何雄偉一家進陸續進了屋,一邊寒暄一邊向沙發走去,張嵐和何慧茹也相視偷偷甜笑。
  而走在中間的徐婉看到沙發上坐著的半禿胖子,突然有些變了臉色,不過隨即就恢復了過來。并上前道:“呀,李總,你怎么在這?”
  而沙發上的李總聽到有熟悉的聲音喊他,轉頭一看,我的個乖乖,這不是老總的助理徐婉嘛?
  當然只是助理他還不在意,他在意的是這個助理可是全方位的“助理”。公司幾個副總誰出差不想帶著這個尤物?雖然徐婉已經年近40,可是那絕美的臉龐和172身高的魔鬼般身材在加上那成熟的風情,每每想到自己壓在那波濤洶涌的身體上沖刺時那雙凝脂長腿架在自己雙肩輕輕搖擺時刺激的感覺,只覺的下體都硬了起來。
  而看到走在最后面的何慧茹,更是眼前一亮,好嘛。這對母女,母親就不說了,就連女兒都是那么的完美,胸前雖然不如她媽媽徐婉壯觀,可是那青澀的感覺,卻又是另一種滋味啊。
  “咳、李總,真是巧啊。沒想到您也在這里?!倍焱窨醋潘敝鋇畝⒆拋約旱哪抗?,趕緊掩飾起來,要是每次出差都是去跟幾位老總當“助理”的事被老公何雄偉知道了,那該怎么辦?
  “哦哦,是小徐啊,是真巧,沒想到你住在這里啊”李總也知道現在不是“敘舊”的時候,也急忙裝出巧遇下屬的樣子,微微對徐婉點頭,拿足了氣勢對她道。
  此時徐婉也回身介紹到,這是她工作的集團的一位副總,兩人也正巧認識,張父一聽也覺得事情真是巧了,于是更加高興的張羅了起來。
  而張嵐注意到李伯伯看著自己小女友那有些不對的目光也有些氣憤,但也沒有辦法,畢竟是長輩,而且自己的女友又是那么完美,像這種中年老色男不動心才不正常,但是身體也微微擋住李伯伯不時瞄向慧茹的目光,慧茹感受著男友的回護,心中歉疚的同時也甜滋滋的。
  就在這么各懷鬼胎又看起來氣氛融融的情況下,吃完了一頓晚餐,張父熱情的出門送別外人,一邊說著常聚聚的話,而張嵐則在屋里沒有動,畢竟一個老色男他不熟,而另一家就住在隔壁,實在沒必要出去送,可就因為這樣,他才看到了一些不對。
  只見門外張父和慧茹的爸爸何雄偉還在熱切的交談什么的時候,在屋里等待穿鞋的李總趁慧茹和徐婉也躬身穿鞋的時候緊盯著慧茹那翹起的稚嫩但以顯雛形的嬌挺翹臀,同時右手已經伸到了徐婉那成熟豐滿的臀瓣中間揉搓起來。
  這可把已經回屋正要關門的張嵐嚇了一跳,什么情況?
  只見徐婉仿佛沒反應似的繼續穿鞋,只是微微有些閃避自己屁股上那雙肆無忌憚的手,而沒有其他的動作。
  這個發現讓張嵐有些摸不到頭腦,同時想著慧茹的媽媽徐阿姨那成熟豐滿的肉體,那和女友不相上下的嬌媚容顏,只覺得自己的肉棒立時豎立了起來。
  而門口的李總看到已經穿好鞋走出去的母女,也輕輕的嘿嘿一笑,便也穿好自己的鞋出去加入了張父他們的話題。
  第二天周日中午,自己一人的張嵐實在是百無聊賴,本來今天父母不在家正好想把女友以復習的名義叫過來憐愛一番,想到幾天前女友已經答應自己要將處女身交給自己的話,本來以為今日終于能得償所愿,連避孕套都準備好了,誰知道昨晚女友竟然告訴她今天約好了要去和閨蜜們逛街。
  頓時把張嵐的滿腔熱情澆了個透心涼,在加上在門口看到的一幕,想著那個臃腫半禿的李伯伯將手伸進徐阿姨翹臀肆意撫摸揉捏的樣子,讓張嵐的肉棒從昨天到現在就沒怎么軟下去過,想到今天實在是憋不住了只好偷偷的將自己買的A片光盤拿到客廳播放,自己打算用手解決的時候,突然聽到門外隔壁的敲門聲和李伯伯那粗壯的聲音。
  “徐婉,開門。是我”
  張嵐立刻趴到門上仔細的聽了起來。
  只聽隔壁的門打開,并傳來了徐婉那成熟溫婉的聲音。
  “李、李總,你怎么來了?”
  李總看著面前一身居家服的徐婉,著實有一番驚艷的感覺,今天她身著素白的沒有裝飾長袖上衣束縛著那仿佛要暴出來的巨乳,以及下身七分牛仔褲裹著那豐滿的翹臀,修長的大腿下裸露的半截小腿和腳踝,以及從拖鞋前端擠出的染著鮮紅色指甲的晶瑩腳趾,身前還圍著灰色的圍裙,仿佛正在打掃屋子的樣子,讓從來沒有體會過徐婉這種風情的李總更加的難耐。
  口干舌燥的道:“小徐,我昨晚聽說你丈夫和女兒今天都不在家,是吧?”
  說著也不等徐婉回答,急急的推著徐婉就向屋內走去。
  “等、等等,李總,不要這樣,在公司不是說好了這些事情不要帶到彼此的家庭嘛,你不要這樣,我老公就要回來了?!?br />  而李總則不管那些,隨手把帶來的包扔在門口的鞋架上,也不知道里面裝著什么,長度近70厘米,一邊推著徐婉一邊道:“嘿嘿,你可別騙我,昨天晚上我都聽到了,你丈夫今天陪校長去省教育廳辦事了,你女兒也不知道逛到幾點才回來?!?br />  “而且我保證不會破壞你的家庭,實在是上次操你都過去2個多月了,我實在是想你的緊?!?br />  而徐婉看著面前著急忙慌的李總,也知道今天怕是跑不掉了,想想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這幾年被他們幾個操了不知道多少次了。不管哪個副總出差都離不開她,而她一開始心里想著不丟掉工作到最后慢慢的習慣并享受了起來。
  所以也就不再拒絕而是小聲的道:“那你快點,我女兒晚上5點多就回來了,你5點前一定要走?!?br />  “好的,沒問題,說不干擾你的家庭,就一定不會的,這么多年了大家也都了解你很重視你的丈夫和女兒,不會逼你的?!?br />  李總看著客廳墻上那不到12點的時鐘,心里嘿嘿直樂。
  “你、你把門關上,我,我去樓上房間等你”
  說著徐婉轉身一邊摘圍裙一邊向躍層樓上臥室走去。
  而李總正關門,看到她摘圍裙連忙說道:“小徐,圍裙、圍裙別摘,就這樣就行?!?br />  說著就火急火燎的那起帶來的包追了上去。
  而已經走到樓上的徐婉柳眉微微一蹙,也就聽話的停下了手上的動作,被李總推進了臥室。
  里張嵐這時偷偷聽著這一幕真是震撼的無以復加,原來徐阿姨、、說著看向隔壁,卻發現房門根本沒有關緊。
  原來李總看到徐婉要脫圍裙,急急忙忙的阻止,自己也就隨手關了一下,其實根本沒有鎖上,此時已經精蟲上腦的李總哪還顧得上這些,腦子里只有徐婉那婀娜的身體。
  張嵐則看著微開的門,心里做著激烈的思想爭斗,一會想那可是女友的媽媽,自己不能去偷看,又想著徐婉那成熟的風情,如此機會真是千載難逢。
  最后張嵐一邊安慰自己一邊向徐婉家走去。
  “唉、我得看住了,誰知道那李胖子會不會對徐阿姨不利。如果徐阿姨受到傷害就不好了。我是去?;ば彀⒁?,絕對不是為了偷看?!?br />  說著進入了徐婉家,輕輕的回身帶上門,悄悄的向樓上走去。
  走到臥室門口,嘿,巧了,這個門也根本沒關!本來徐婉就是被李胖子半推著進的臥室,李胖子連大門關沒關都在意不了了何況臥室門,而徐婉知道家里根本沒人,在加上大門已經被李胖子鎖上了,更加不在意了。
  進入臥室的李胖子一邊上下打量著臥室,一邊脫衣服,嘴里還喃喃道:“你也脫、你也脫,上衣脫了就行,先不要脫褲子,圍裙更不要脫哦”
  而坐在床上的徐婉更是無奈將上衣慢慢脫掉,只剩下圍裙還遮掩著那對呼之欲出的巨乳,身下的包裹著豐臀的淺色牛仔褲也因為坐著的關系,仿佛隨時都要撐裂一般。
  此時李胖子已經脫了個光溜溜,他身高也就比徐婉稍高1 2公分的樣子,此刻挺著疲軟的雞巴站在坐著的徐婉面前,那濃密的陰毛覆蓋了真個丹田位置,并從兩邊向黝黑的菊花延伸過去,低頭看著她那從圍裙兩側露出的小半巨乳,和抬著頭羞惱的看著自己的樣子,肉棒也緩緩的又些抬頭的趨勢。
  不過畢竟不比年輕人了,他已經40多歲,在加上這些年酒色不斷,性能力早就不如當初。
  而徐婉看著耷拉在面前的大雞巴,和那鼓起的啤酒肚,心里想著“切,就你們這幾個被酒色掏空身體的老頭,天天撩撥人家,卻每次都干得人家不上不下的,根本沒法跟我老公相比!”
  心里想著速戰速決,趕緊送走這個李胖子,于是也不再耽擱的舉起雙手抓住那疲軟的雞巴低頭含了過去。
  “喔、、還是你最會舔,舔的也最舒服?!崩鈄芪⒚兇叛劬?,左手扶著自己肥胖的腰圍,右手在徐婉頭頂微微撫摸,下身慢慢的前挺以讓徐婉含入更多。
  “嗯、、唔、、嗯嗯、”而徐婉也吞吐的越加賣力,時而將肉棒整個含到嘴里,并用舌頭輕輕的舔著耷拉的睪丸,時而將肉棒吐出嘴外向舔雪糕那樣一點點的舔,同時左手伸到李胖子布滿黑色體毛的菊花處食指慢慢的刺過去。
  “嘶、哈、、”而李總也爽的一哆嗦,看著徐婉如此賣力的吞吐自己的肉棒,看著她絕美的俏臉因為吞的太深而憋的通紅欲滴,看著那涂著艷紅色唇膏的豐滿嘴唇還有嘴唇邊的幾根自己掉落的陰毛,肉棒如同打了雞血一般挺立起來。
  “嘔、、啊、、”徐婉感覺到嘴里的肉棒越來越硬,越來越長,心里只想就這么把他含射了得了,省得一會還要操自己。于是吞吐的幅度更大了起來,左手食指的第一個指節也插進了李胖子那黝黑的肛門,而右手也扶著睪丸袋揉搓取來。
  “噢噢噢、、舒服,太舒服了!”李總被這么三面夾擊,只堅持了不到一分鐘就要射了,感受那快要攀上脊髓的快感,連忙雙手扶住徐婉的頭停下了她的動作。
  “呼、、小騷貨,我可沒那么容易對付?!彼底乓膊還蔦列Φ男焱?,蹲下身子將徐婉的雙腳直接抬了起來。
  而徐婉也因為李胖子的動作躺在了下去,腰部以上都在床上,而挺翹的豐臀卻在床邊,李胖子則舉起那雙涂著鮮紅指甲油的嬌嫩腳丫舔弄了起來。
  “哈哈、呵、不要、、好癢、、不要舔了”徐婉扭動著大長腿在李總懷里扭來扭去,而李總則不管不顧的依舊一寸寸的連指縫都不放過,直將徐婉的小腳上舔的都是口水,這才拉直懷里的長腿。
  徐婉的腿一拉直腳跟都要到李胖子的頭頂了,可見那雙美腿有多么的修長。
  而李總一手環抱著胸前的美腿,一手下伸去扒牛仔褲和內褲,可是抓著牛仔褲邊緣用力,卻根本扒不下來,徐婉的俏臀實在是太過豐美,將牛仔褲撐得結結實實的。
  眼看這樣不行,便將雙腿抗在肩上,低頭看著徐婉道:“小騷貨,把褲子扒下來,快!”
  徐婉看著李總那急急的樣子,也好笑的配合起來,伸手將牛仔褲的紐扣和拉鏈解開,下身往起一挺,便將牛仔褲褪到臀下,正要將曲腿將褲子完全脫掉的時候,李總卻等不及了,抓住徐婉下身僅剩的黑色蕾絲內褲,用力往起一提。
  露出了那已經水淋淋的淺棕色肥美絕倫的淫穴,只見淺棕色的大陰唇中間包裹那銷魂的穴口,而穴口上方微微張合的尿道口和挺立的大陰蒂也已經濕潤無比,淫穴上方覆蓋了濃黑的陰毛,卻并不雜亂,而是很整齊的覆蓋在淫穴上方,而幾根俏皮的陰毛則生長在大陰唇兩側。
  李總看過很多次徐婉這成熟肥美的淫穴,但每次看到依舊心中悸動無比,真是太漂亮了!
  而門外的張嵐此刻也在門縫中偷偷看著那和女朋友粉嫩剔透的青澀小穴完全不同的成熟騷穴。
  心中不禁微微將徐婉和何慧茹的陰穴對比了起來,可是他發現根本就無法分出勝負,全是那么的完美,那么的銷魂,胯下的肉棒也早已脹痛不已,從剛剛看到徐婉俯身吞吐那胖子的半軟肉棒開始,自己的雞巴就沒有軟下來一絲,反而越來越硬,就算自己不擼也隨時都要射出來的樣子。
  房間中李總欣賞半晌,便一手攬著搭在他肩膀上的一雙美腿,一手扶著自己硬起來的肉棒,輕輕的蹭起徐婉的肉穴。
  而徐婉也雙目微瞇,嘴里輕輕咬著自己左手的手指,右手則抓住床沿等待這肉棒的插入。
  李總一邊用肉棒摩擦一邊看著徐婉那享受的表情,突然嘿嘿一笑將肉棒頂入兩片大陰唇中間,嘿嘿笑道:“哎呀,找不到穴口在哪了?小騷貨,你的穴口在哪???”一邊說著一邊扶著肉棒摩擦了起來。時而頂弄大陰蒂,時而頂弄尿道口,就連那深褐色的肛門,都被頂了幾下,可就是不插進已經流著淫液的陰道口。
  徐婉則被李總這番瞎頂給浪的不輕,陰道內更是瘙癢難耐,于是修長雙腿微微扭動一下表示抗議,而雙手則下伸左右扒開自己的騷穴,露出那吐著蜜液的陰道口。
  “李總~別、別找了,在這里?!彼底瘧閬律硪煌?,將那猶在摩擦的龜頭含進了瘙癢難耐的陰道。杏吧首發“啊啊、你、你看、、不就在這里嘛、、”
  “嘶~嘿嘿,原來在這,我來了!小騷貨!”
  李總說著便也不再挑逗,雙手攬住懷中的玉腿,下身用力一挺,“噗”的一下盡根沒入!
  “噢噢哦、、燙、、好燙的肉棒、、”徐婉終于等到了肉棒進入,只覺得滾燙的肉棒直接將她的穴肉頂開來,而睪丸則拍在她的菊門上。
  唯一美中不足的大概就是長度了,李胖子就算勃起長度也才13CM左右,跟自己20CM的老公根本無法相比,也就粗度還差強人意,在加上在平時和老公睡覺的床上被另一個頭發半禿,身體肥胖的胖子插入的異樣快感,使得本身胃口就不大的徐婉慢慢滿足起來。
  嘴里也不停的發出嬌啼。
  “啊~啊~哦哦~啊??!好、好舒服”
  “在、、啊啊啊、在頂、頂的深一些、、啊啊”
  “喔喔~啊呃、、嗯~、、啊啊啊李、李總、用力?!?br />  而門外的張嵐目瞪口呆的看著房間內小女友的媽媽,那淫蕩的浪叫,實在無法相信是從哪個溫婉迷人,成熟性感的徐阿姨口中發出的。
  看著那肥胖的身影,一下下的將肉棒死死的頂進徐阿姨那不停吐著淫液的肉洞,睪丸撞擊那肥美的豐臀和淫水混合的那啪啪啪的聲音,在也忍不住悄悄脫下褲子,握住手里的肉棒擼動了起來!
  李總此刻簡直就要爽上天了,懷里抱著充滿彈性的雙腿,肉棒不停的如打樁機一般抽插著徐婉那銷魂的肉穴,看著那隨著自己的動作在圍裙中不?;味踉木奕?,突然身體前壓,將徐婉雙腿的膝蓋推到晃動的巨乳上方,一手扯開一邊的圍裙,露出了那只巨乳,含了上去。
  徐婉修長的雙腿被壓到了胸前,兩腳就在徐婉頭頂一側隨著抽插一晃一晃的,隨著李胖子整個身體壓了上來,肥胖的肚子就搭在自己的大腿上借力壓著,雙手放在她的兩側扶住床,嘴里含著她早已挺立乳頭,用力的吮吸了起來,那堆滿脂肪的小腹更是堆疊在了自己大腿根部,而下身那不算長的肉棒就那么一下下的不停抽插,每次都深插到底,拔出的時候帶著徐婉分泌的淫水,發出“噗嗤噗嗤”的聲音。噴出的淫水將地面都淋的淅淅瀝瀝的。
  李總則大張雙腿,兩只腳牢牢踩住地面,屁股不停的上下擺動,抽插著身下的美人兒。
  “啊啊、好重、、李總、啊啊啊、你好重、啊、壓、壓死我了”
  “好爽、、啊啊、好、用力、李總、用力操我”
  “操我啊、、啊啊啊啊老公~用力操、老公、操死我~?!斃焱癖灰歡偌輩逡菜牟恍?,嘴里亂七八糟的喊了起來就這個姿勢抽插了近2分鐘,李胖子終于堅持不住,只感覺自己睪丸緊縮,精液已經涌到了龜頭,那射精的快感也從脊髓直沖到腦子里。
  “來了、、小騷貨!要射了!射、射你小騷穴里了!”
  而徐婉此時的快感也積蓄到了頂點,隨著李總的怒吼,自己的蜜壺也是一陣抽搐,但嘴里卻說著違心的話語。
  “不、、不要射進來、、啊、不要射進人家里面、、”
  “啊啊、我就要射進去、、、讓你懷上我的種、、、”
  “噢噢噢、、燙、、燙死我、我了、、”
  “怎么、、啊啊啊、怎么這么、、多、、還、、還射~”
  徐婉只感覺一股股熱流直沖進自己的陰道,擊打在自己的子宮頸上,瞬間達到了高潮,淫水也隨著抽搐的子宮噴出,和射進來的精液交纏在一起。
  同時李總只感覺徐婉陰道深處,不停噴出的淫液直接澆灌在自己的龜頭,那無與倫比的感受直將李總爽的脊背發麻,下身更用力的向前挺去,仿佛要將自己的睪丸都塞進徐婉的肉穴。
  就這個姿勢足足射了半分鐘,感覺整個陰道都被自己灌滿,李總才用盡力氣的將胸前徐婉的修長美腿上脫到一半的牛仔褲和黑色蕾絲內褲脫掉,并將她的大腿左右一分,身體直接壓在了那柔軟無比的巨乳上。
  而肉棒依舊停留在陰道內,睪丸袋也不停的抽搐,仿佛要擠盡自己的最后一滴精華。
  徐婉則沉浸在高潮中,李總脫掉自己的褲子,拉開自己的雙腿,趴在了自己的身上,也毫無反應。
  雙腿大開的懸在床外兩側,而中間依然夾著那雙粗胖的雙腿,李總盡情享受這身下嬌媚的身體,看著徐婉微張的紅唇劇烈的喘息,撅起自己香腸般的肥唇含了上去,同時雙手來回撫摸身下完美的肉體,光滑的美背,挺翹的豐臀,全都揉捏了個遍。嘴里的唾液也不要命的向徐婉嘴里流去,噙住那只丁香小舌又咬又吸。
  徐婉則順從的吞著兩人的口水,不時的輕咬那粗壯的舌頭,感覺肉穴內那逐漸變軟的肉棒慢慢滑出自己的陰道。
  “噗”滑出陰道的肉棒迅速變軟,上面沾滿了精液和淫液的混合體,而徐婉的淺棕色的肥美陰戶此刻也被插的鮮紅如血,陰道口一開一合的不停向外吐著精液,那精液量直將床沿浸濕并向地上流去,并在地上堆了一小灘。
  而門外的張嵐也已經射出了自己的精液,將自己的精液全都射在了門上地上。壓抑著自己的喘息,看著臥室內糾纏在一起的兩條肉蟲。
  “呼、、呼、、爽、小徐、、你的小騷逼、、真是我操過的最爽的穴了”李總一邊享受這身下的肉體一邊夸贊。
  “討、、討厭死了、、、你每次操、、操完我都、都這么說、也不知道真的、、還是、假的”
  “而且、、人家、人家說了不要射進來、、你還射、、射到人家里面、、都、都射滿了”
  “燙、、燙死我了、、晚上、、晚上我老公、、、要是舔我的、我的穴這么辦、、”
  “嘿嘿,那就讓你老公,嘗嘗我的,我的精液唄?!?br />  “去、、去死拉、、真是的、、、快起開、、重死了”說著徐婉便推起壓在身上的肥胖肉體。
  而李胖子也配合的滑向一邊,就那么并排趟在床上,李胖子一雙賊眼四處亂瞄,看著床頭那張巨幅的結婚照,照片中年輕的徐婉和何雄偉幸福的笑容,在看著身旁那依舊喘息不已的成熟性感的徐婉,一股異樣的快感涌上了心田。
  一手拍了拍依然在享受高潮余韻的徐婉的巨乳,發出啪啪的聲音,看著徐婉不解的目光說道:“來、、先別歇著、、幫我清理一下?!彼底胖缸拋約赫綽艘漢途旱娜獍?。
  “討……討厭!”徐婉白了李胖子一眼,還是順從的提起力氣,慢慢爬下床蹲在了李總的胯下,任由自己陰道中的精液滑落到地上,扶起李胖子那濕淋淋的疲軟肉棒含了進去。
  “唔、、又臭又臟、、”一邊抱怨一邊吞吐清潔,直將睪丸上沾染的精液都舔的干干凈凈。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