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山东群英会今天开奖走势图  »  新聞首頁  »  校園小說  »  值班夜強行上了處女同事
值班夜強行上了處女同事

山东群英会综合走势图:值班夜強行上了處女同事

1 這對男女
  我女朋友叫蘇蔓,是個嫩模,自從跟她好上了之后,就整天提心吊膽的,總害怕她有一天給我戴帽子。
  畢竟她職業特殊,再加上她是屬于身材跟臉蛋都很好。
  最近,我的預感越來越強烈,因為她太不正常了,經常夜不歸宿,即便回來了,也是倒頭就睡。
  這天晚上,她又回來了,剛換上拖鞋就去衛生間洗澡,我感覺她是想要消滅一些關鍵性的證據,別懷疑,我大學學的可是心理學,我善于思考,趁她還在洗澡,我就偷偷的打開她的包拿出了她的手機,翻看了一番之后,有條信息讓我感覺很不對勁。
  給她發消息的,是一個叫著coco的女孩,那女孩我也見過一次,也是個野模,消息的內容是:蔓蔓,聽說你馬上要做女一了?
  除了做野模之外,我女朋友還兼職做演員,這一點我是知道的,只不過,她一直都是龍套角色啊,扮演丫頭宮女,偶爾還客串太監什么的,做女一號?難道是……
  我當時心里就是一涼,這年頭,女一號哪個不是跟床掛鉤的?你不脫不睡,能做女一號?
  我更加的胡思亂想了起來,這個時候,衛生間的門嘩啦一響,我趕緊將手機放了回去,蘇蔓裹著一條浴巾從里面走了出來,這女人,連看都不看我一眼就直接走進了房間,出來的時候,已經是換上了一件淡綠色的薄紗束腰短裙。
  我假裝隨意的問了一句這大晚上的還換衣服干嘛?她笑著跟我說有個姐妹過生日,聚聚,說完,拎著包就出了門。
  我不動聲色,估摸著她下了樓之后,就用最快的速度跟了出去,想給我戴帽子,我死也要死個明白不是。
  下了樓,我一路跟在蘇蔓的身后,大概在二十米開外的樣子,路燈有些朦朧,蘇蔓絲毫沒有察覺,過了一會,她掏出手機,放在耳邊,發嗲的來了一句,“親愛的,到了沒?”
  我當時一聽,差點就要過去跟她討個說法了,你大爺的,你偷人就偷人吧,用得著這么光明正大?
  我真慶幸自己跟了出來,要不然,別說綠帽子了,就是頭發被她染綠了我都不知道。
  我心里憋著一口氣,我在想要不要撿塊磚頭,待會等到她奸夫出現的時候,過去就給他媽的一梭子,別懷疑,我發起狠來,我自己都怕。
  想了想,我還真就在周圍掃了一圈,算他媽運氣好,旁邊沒磚頭。
  蘇蔓打完電話之后,接著往前面走,很快就到了馬路旁邊,我緊緊的跟了過去,還沒等我跟到她身邊,一輛拉風無比的白色雙門跑車就在她身邊停了下來,蘇蔓拉開車門,一把就坐了進去,隨即跑車發動,瞬間就離開了。
  我操,這跑車什么牌子我還來不及看呢,不過,后面是四個排氣管,一看就是吊炸天的那種。
  我趕緊跑了過去,攔下了一輛的士,司機問我去哪,我朝著前面就是一指,“大哥,幫我跟上前面那輛車!”
  的士大哥忍不住來了一句,“好車啊!”
  我心想,你他媽管他是好車還是破車,讓你跟你就跟。
  現在不是車流的高峰期,跑車開的很快,眼看著都要沒影了,我問司機跟不跟的上?司機大哥又來了一句,“夠嗆!”
  我心說,完了,這下沒了證據,蘇蔓那賤人是不會承認的。
  那知道還沒等我想完,司機大哥聲音陡然就變了,“這位兄弟,我說的夠嗆是別人,你今天運氣好,搭的是我的車,坐穩了!”
  說完,連續幾下掛檔,猛然一腳油門,這破的士頓時就往前竄了出去,連續的超過十幾輛車之后,終于是看見了那輛跑車的車尾燈。
  我暗之慶幸,看來我今天運氣的確不錯。
  跟著那跑車,大概又往前開了十多分鐘左右,它終于是停了下來,我也趕緊從口袋里掏出一百塊錢,丟給了司機大哥,司機大哥還嚷著要給我找錢還要給我遞名片,說下次再搭他的車,我現在那有這個心情啊,我推開車門就走了出去。
  下了車我才發現,我們現在所在的地方是我們江海市最有名的娛樂場所名媛KTV的門口。此時,蘇蔓偎依著那跑車男就在前面走,那跑車男摟著蘇蔓。
  我忍不住就罵了一句:“好一對狗男女!”
  我尾隨著這對狗男女,我看見他們進了名媛KTV的大門,然后被人引著進了電梯,我不敢跟的太近,生怕被他們發現,不過,我留意了一下,他們上的是三樓,待到他們上去了之后,我才趕緊搭乘下來的另外一部電梯跟了上去。
  不過在我到了三樓之后,竟然沒發現他們的身影,我頓時反應過來,應該是那跑車男早就訂好了房間,兩人現在已經進去了。
  這對狗男女,還真是挺迫不及待的。
  不過,我更迫不及待,我倒要看看,他們奸情撞破的一瞬間,蘇蔓那賤人是副怎樣的表情。
  想到此,我開始一個包間一個包間的查過去,名媛KTV很大,三樓的包間也很多,好在現在KTV的房門都有規定,不能反鎖,而且門上必須要有透明窗,所以,查起來也并不是太費勁。
  不過,有些房間還是挺費勁,燈光朦朧的,人影都看不清,這一番折騰下來,廢了我九牛二虎之力,終于在走廊盡頭轉頭處的一個包間發現了這對狗男女。
  包間不算很大,我順著房門的透明窗看過去,茶幾上擺滿了東西,飲料紅酒果盤零食,應有盡有,那跑車男將手搭在蘇蔓的肩膀上,一人一個麥克風,也不知道在唱什么歌,不得不說,名媛KTV的隔音效果實在太好了。
  我站在門口,假裝拿著手機打電話,我在想,待會該用怎樣的一種方式進去,既不讓自己丟臉又能保持一定的風度。
  我再也忍不住了,我一把推開包間的大門,朝著里面就吼了一句,“好一對狗男女,玩的挺盡興啊!”
  包間的歌聲開的并不是很大,我這突然闖入,又來了這么一句,蘇蔓頓時就嚇了一跳,不過,那跑車男只是微微的一愣,隨即,依舊摟著蘇蔓,將歌關了,然后斜著眼睛看著我,“你他媽誰啊?”
  “你問我是誰?”我點點頭,一陣冷笑,“我是他男朋友!”
  蘇蔓趕緊站了起來,“謝霆,你怎么來了?”
  “我怎么來了?我再不來頭發都要變綠了!”
  我又是一聲大吼,說完,我走過去,將蘇蔓一扯,那跑車男也火了,瞬間站了起來,將蘇蔓一把又拽了回去,還不痛不癢的來了一句,“哦,是你啊,我聽蔓蔓說過,看來,還真是鮮花插在牛糞上,不好意思,今天晚上,蔓蔓是我的人!”
  “你的人?”我的怒火騰的一下子就涌了上來,我沖過去,朝著這個混蛋的肚子就踹了一腳,那家伙哎呀一聲,頓時就跌在了旁邊的沙發上。
  我還想沖過去,蘇蔓突然一把就擋在我的面前,她看著我,一字一句的說道:“謝霆,別鬧了,你要知道,你只是謝霆,而不是謝霆鋒,我要的那種生活你給不了,我們分手吧!”
  2 我真叫謝霆
  我本來還對這賤人存有一絲幻想,沒想到她竟然這樣損我,我感覺已經沒什么好留戀的了,不過我必須要給她一點反擊,要不然,我他媽都不是男人了,想了想,我微微的一笑,咬了咬牙,“哼,我是謝霆鋒,你他媽也得是張柏芝啊,你是嗎?分手?記住,今天是我甩了你?!?br />  看著蘇蔓一臉不敢相信的表情,我狠狠的又來了一句,“還有,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
  這句話,是我看多年網文學來的,男人嘛,痛,也要放在心里,氣勢,那是絕對要做到的。
  我感覺今天晚上挺狗膽包天的,雖然被甩了,可我被甩的有骨氣,對吧?
  沙發上的跑車男明顯打不過我,都不敢起來了,說完最后一句話,我就準備瀟灑的離開然后回家好好的哭一頓狠的,以祭奠我們曾經的青春。
  就在這個時候,包間的門再次推開,四五個穿著黑色西服別著耳麥的人走了進來,應該是名媛KTV的保安,為首的一個身材高大魁梧,這個人剛踏進門,沙發上的跑車男頓時就大叫了起來,“雷哥,別讓他跑了!”
  其實他不說,我也跑不了,門口已經被擋住,那為首的被稱為雷哥的人從進來的一剎那就死死的盯著我,我感覺他的目光有些怪異。
  盯了我足足有一分鐘,他才喃喃的說道:“敢來名媛鬧事,你膽子挺大的嘛!”
  剛剛我是怒火攻心才敢闖進來出手的,現在,見這家伙盯著我,我渾身都發毛。
  我只是一介普通青年啊,來這種地方撒野,說實話,還真是找死,我感覺后果有些嚴重了。
  見有恃無恐了,那跑車男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狗仗人勢,走到我面前,突然拿起了玻璃茶幾上的一瓶啤酒,狠狠的就砸在了我的額頭上。
  我悶哼一聲,血,順著我的臉頰往下流,不過,我不敢擦,那名叫雷哥的混蛋氣勢太強了。
  他依舊死死的盯著我。
  “我操你媽,你知道我是誰嗎?敢打我?”
  跑車男說完,揚起了手中的半截啤酒瓶,還要狠狠的扎過來,我本能的抬起了手臂,就在這個時候,那個叫著雷哥的家伙突然出手,他的速度很快,只是一下就拽住了跑車男的手腕,隨即緩緩的說道:“敢動周少,你還真是找死!周少,不勞你大駕,我來!”
  說完,他朝著我的腹部猛然就是一腳,這家伙踹的又快又狠,我整個人都倒飛了出去,然后死死的跪倒在包間的地毯上。
  我感覺肚子都要被他踢爆了。
  雷哥轉動了幾下脖子,將跑車男手中的啤酒瓶拿了過來,很隨意的丟進了垃圾桶,不痛不癢的說道:“周少,不好意思,出了這種事,是我們名媛的責任,今天的單,算我的,小劉,給周少換個包間!”
  “知道了,雷哥!”
  “雷哥,那這小子……”跑車男一臉不爽的看著我。
  雷哥一陣冷笑,“哼,敢來名媛撒野的,都沒幾個好下場,周少,我做事,你放心!”
  “那就有勞雷哥了!”
  “玩的開心!”
  跑車男摟著蘇蔓,緩緩的出了門,包間關上的一剎那,里面除了我之外,就只有三個人。
  雷哥揮了揮手,指著我,“把他帶到倉庫去!”
  另外兩名身穿黑色西服的保安走到我身邊,將我一把拽了起來,拖著我就往門口走。
  我當時就慌了,轉過頭,脫口而出,“雷哥,雷哥,我不是故意的,我……”
  雷哥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咬著牙,“你再叫一句,我現在就殺了你!”
  這一下,我徹底傻了,什么叫著現在就殺了我?難道我不叫,只是讓我多活一會,我操,這也太黑暗了吧,我只不過是鬧了一點事,就要我的命?
  不過,他這一說,我還真是屁都不敢放。
  這兩人拖著我,跟雷哥一起,到了走廊盡頭的一部電梯,進去之后,一直到了樓下,隨即,又帶著我七轉八轉,最后,將我帶到了一間寬敞無比但是凌亂不堪的房間,房間里面堆滿了東西,應該就是雷哥口中所說的倉庫。
  雷哥對著兩人揮揮手,示意讓兩人先上去。
  那兩人言聽計從,剛要走到門口,雷哥又將兩人叫住,他壓低了聲音,卻清晰無比的說了一句,“聽好了,這件事情,別跟任何人說,懂了嗎?”
  “知道了,雷哥!”
  兩人異口同聲的說道。
  我心里七上八下的,我感覺自己要完了,這所有的一切,都是殺人滅口毀尸滅跡的節奏啊。
  我就不明白了,那周少到底是什么玩意,踹了他一腳,就踹掉了我一條命?
  我平生第一次感覺到了死亡的降臨,待到那兩個家伙離開之后,我趕緊語無倫次的說道:“雷哥,我真不是故意的,你饒了我這一次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br />  雷哥對我的話充耳不聞,他慢條斯理的點燃了一根煙,隨即,又在旁邊的架子上拿了一瓶飲料,打開,仰起頭,喝了一口之后,才盯著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看著雷哥,最后,膽戰心驚的說道:“我,我叫謝霆!”
  雷哥的臉色立馬就變了,變的陰云密布,他的表情很古怪,看了看我,突然又盯著自己手中的那瓶飲料。
  雷哥剛剛喝的那瓶飲料竟然是‘東鵬特飲’,形象代言人謝霆鋒,此時,謝霆鋒的頭像正對著我呢。
  這家伙,肯定以為我是急中生智看見飲料瓶隨便說的一個名字。
  我擦,我當時都要哭了。
  這尼瑪真是倒了血霉,我哭喪著臉,趕緊結結巴巴補充道:“雷哥,我……我……我真叫謝霆,沒鋒!”
  “沒瘋?單槍匹馬敢來名媛撒野,你還真是沒瘋!”
  雷哥冷冷的說完,我眼淚都要掉出來了。
  我趕緊解釋,可我感覺越說越亂,不過,雷哥好像相信我了,他抽著煙,走到我身邊,又開始仔細的打量著我,他看的很仔細,我突然又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這個雷哥,不會是個玻璃吧?
  我操,如果真的是,那我就更操蛋了,這剛被女朋友甩了,馬上就要來一個男朋友,我真不知道該用什么語言來形容我的心情了。
  “雷,雷哥,怎么了?”
  我苦笑了一下,問的很沒底氣。
  雷哥皺著眉頭,突然又死死的盯著我,“你剛剛說,你大學畢業,學心理學的?”
  “對,對,本科!”我慌忙的說道。
  “會英語嗎?”他突然莫名其妙的又來了這樣一句。
  我趕緊又點頭,“會?!?br />  雷哥嗯了一聲,再次抽了一口煙,“來我們名媛鬧事的,就沒有站著出去的,上個月,還有個被我打斷了第三條腿,你覺得你待會是什么下場?”
  “雷哥,我……”我‘我’了半天,就差沒尿褲子了。
  來名媛的時候,那破的士司機還說我今天運氣好,我好他妹,現在好的他媽的命都要沒了。
  雷哥再次盯著我打量了起來,盯的我真的發毛加顫抖了。
  整個過程,大略持續了接近五分鐘,他才重新點燃了一根煙,皺著眉頭抽了一口,然后掏出了手機,放在耳邊,“三夫人,對,是我……您趕緊過來一下!”
  說完,他掛斷了電話,然后又開始盯著我看,一邊看,還一邊抽著煙,我再次確定,這家伙肯定是個玻璃。
  媽的,為了活命,我豁出去了,待會如果他真的提什么變態的要求,我肯定要毫不猶豫忍辱負重的答應下來。
  活著,比什么都重要,對吧?
  雷哥又在倉庫里面待了一會,過了大概十分鐘左右,手機響了。
  他將手機掏了出來,放在耳邊,一邊接聽著,一邊走了出去。
  雷哥走后,里面靜悄悄的,我躡手躡腳的走到門邊,試著拉了一下,被鎖上了,我暗罵了一句,接著四下打量著,這個破倉庫,連個窗戶都沒有,根本沒有逃出去的可能。
  我在想著雷哥剛才說過的那些話,還有他的古怪表情跟眼神,總之,我感覺這件事情很不對勁,不過,我一時之間也想不到不對勁的地方在哪。
  大概半個小時之后,我聽見門外響起了腳步聲,我趕緊后退了回來,站在原地,門開了。
  我抬起頭,一剎那,我整個人都愣住了。
  這一次進來的,一共兩個人,除了雷哥之外,還有一個女人,女人身材高挑,看上去只有二十五六歲,五官驚艷,畫著淡妝,踩著高跟鞋,身穿一件淡藍色的低胸長裙,露出兩條白嫩的胳膊,高挽著頭發,說不出的美。
  一般的女人,只能用漂亮來形容,而她,我愿意用‘美’這個字,因為,在漂亮的基礎上,她還多了一份女人難以言述的成熟魅力,我覺得,這就是所謂的氣質!
  這女人的目光從進來之后就一直打量著我,而我,也注視著她。
  過了一會,她轉過頭,一邊往門口走,一邊平靜出聲,“帶他走!”
  3 顏姨
  帶我走?要帶我去哪?
  剛剛我感覺雷哥是個玻璃,一直盯著我看,估計是看上我了,現在看來,我感覺雷哥更像是個拉皮條的,莫非見我長的帥,要將我介紹給眼前的這個漂亮少婦?
  難道,我接下來要被無情的包養?
  我腦袋里面胡思亂想著,還沒等我反應過來,雷哥已經是拽著我走出了倉庫。
  我問雷哥去哪,這家伙理都沒理我,只是撂了一句,不想死就閉嘴。
  在名媛KTV的一樓轉了一圈之后,我們直接到了KTV的后門,那里停著一輛黑色的奔馳商務車。
  雷哥將我一把推了上去,我緊張的都不敢說話了,此時,那少婦也坐在我旁邊第二排的位置上,雷哥坐到駕駛位,將車發動,剛要往前開,又突然轉過頭,“三夫人,你真決定這樣做?”
  被稱為三夫人的漂亮少婦沒有理會,只是輕輕的說了一聲,“開車!”
  雷哥在原地調了一個頭,奔馳商務車沿著外側的一條小道緩緩的開了出去,不一會兒,就到了江海市的正規馬路上,我坐在車內,心里在打著鼓,我不知道到底會發生什么,還有,這女人到底要帶我去哪?
  不過,我總感覺沒好事,我剛這樣想著,那女人突然轉過頭看著我,隨即,從車內的儲物箱里面拿出了一卷繃帶,還有一瓶消毒藥水。
  “把頭靠過來!”她的話很平靜,不過,卻好像有著不可抗拒的魔力一般,我只能傾斜著身子,她拿出消毒棉簽,仔細的幫我擦拭了額頭跟臉頰上的血跡,然后,將繃帶在我的腦袋上纏了一圈,最后,依舊平靜的說道:“待會,我讓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什么都別問,多余的話,也不要說,聽明白沒有?”
  “明白了,三夫人!”
  我的心雖然比剛才在KTV的時候平靜了不少,不過,我還是很忐忑。
  我話剛說完,少婦搖搖頭,“以后,你叫我顏姨!”
  “顏姨?”
  我有些迷糊了,雷哥叫她三夫人,我叫她顏姨?是覺得我比雷哥低一個輩分,還是說,這女人要跟我更親近?
  雖然我有一肚子疑問,不過,我什么都不敢說,我知道我的命捏在他們的手上,我只求我幫他們一些忙,他們最后放過我。
  奔馳商務車在路上一直往前開,我心里七上八下的,四十多分鐘之后,車到了南郊的桃山療養院,這個地方我知道,是江海市最出名的醫療機構,風景秀美,環境優雅,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這地方的療養費,聽說貴的能讓你大小便失禁。
  我心里估摸著,他這一次我真是玩大了,來這種地方,還讓我幫忙做事,不會讓我暗殺什么人然后背黑鍋吧?
  奔馳商務車開了進去,在門口停了下來。
  雷哥將車熄了火,三夫人看了我一眼,又平靜的說道:“記住我說的話?!?br />  我趕緊點頭,“不問,不說!”
  這女人笑了笑,不得不說,這一笑,差點將我的魂都笑沒了。
  我們三人一起走進了療養院,到達三樓的一個房間,門口有個看門的保鏢,身高至少一米九,表情木納,見到這女人,恭恭敬敬的叫了一聲三夫人。
  女人停住了腳步,“大夫人也來了?”
  “是的,三夫人!”
  女人嗯了一聲,轉過頭又看了我一眼,然后再輕輕的叩了一下房門,保鏢推開門,她帶著我緩緩的走了進去,而雷哥,則待在門外。
  房間很寬敞,裝修的也很豪華,雖然是病房,可各種高檔設置應有盡有。
  在我們兩個進去之前,房間里面有三個人,一個半躺在病床,是個六十多歲的老人,另外一男一女,男的三十多歲,穿的人模人樣,頭發梳的一絲不茍,不過我一看到他就有些不爽,我也不知道為什么,最后一個女人,估計五十多歲,描眉畫眼,染著一頭屎黃色的頭發,全身珠光寶氣的,不過,見到她的第一眼,我就只想到一個字,俗。
  這三個人,在我進去的一瞬間,齊刷刷的就往目光放到了我身上,這種眼神,跟雷哥還有三夫人看我的時候一模一樣,好像我就不是這個星球的人一樣。
  “你過來!”
  三夫人拉著我,走到那三人跟前,“這是大夫人!”
  “大夫人好!”我按照三夫人的要求,叫了一句。
  “這是你大哥!”
  “大哥好!”
  最后,三夫人又指著床上的那個老人,“這就是你爸爸!”
  擦,你大爺的,叫大夫人叫大哥都沒什么,叫爸?這算什么節奏?我頓時不樂意了,我憋著嘴巴,不出聲。
  我本以為三夫人跟那個老頭會發飆,那知道那老頭搖搖頭,聲音顫抖的說道:“小顏,算了,改天再叫吧,他一時還沒習慣!”
  “這就是沈洛的兒子?”俗到家被稱為大夫人的女人走了過來,仔細的打量著我,“還真有幾分他媽的樣子!”
  “顏姨,老弟這是怎么回事?”那個被我叫著大哥的人又走了過來,盯著我纏著繃帶的頭。
  三夫人平靜出聲,“下午從機場回來的時候,在路上遇到一點意外,不過,小傷,沒大礙!”
  “那就好,那就好!”那男人還死死的盯著我,喃喃的說道。
  “小顏,揚揚就拜托你照顧了?!崩賢誹稍詿采?,始終沒有將目光從我的身上移開,這都怎么了?
  三夫人嗯了一聲,“我準備讓他休息兩天,然后讓他去名媛熟悉熟悉環境歷練歷練,海哥,你覺得可好?”
  “行,一切你安排!”老頭咳嗽了兩聲,“好了,大家都回去吧,不早了!”
  “爸,那你好好休息!”年輕男人跟老頭說了一聲,我們一行人出了病房直接下了樓。
  到了療養院門口之后,那俗不可耐的老女人突然冷冷的就說了一句,“小顏,咱們一家人不說兩家話,教好你的人,站好自己的位置,可別癡心妄想別的東西!”
  “我知道,大夫人!”三夫人輕聲應道。
  “兒子,我們走!”老女人大大咧咧的上了旁邊的一輛奔馳S600,年輕男人再次死死的盯著我,打量了一會,這才轉身,車,快速的出了療養院的大門。
  我跟三夫人坐回到了車上,雷哥將車發動,三夫人說了一句,“去一趟醫院,再讓你見個人!”
  雷哥沒說話,將車開了出去,我腦袋里面云里霧里的,我看了三夫人好幾眼,這女人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緩緩出聲,“我知道你想問什么,見到那個人之后,你什么都會明白了?!?br />  “哦!”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該怎么辦,眼下,估計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車,開到一半,雷哥的手機突然響了。
  他一邊開車,一邊接聽,放下手機之后,說了一句,“三夫人,他,估計熬不過去了?!?br />  “開快點!”
  “知道!”
  雷哥說完,奔馳商務車明顯一個強烈的推背,速度加快了很多,本來四十多分鐘的路程,半個小時就已經到達,車在市區轉了一會,最后進入了一個地下停車場,雷哥讓我下車,隨即立馬又換上了一輛奧迪A6,從地下停車場出來之后,直接到達了市區的一家醫院。
  醫院看上去不大,將車停好,雷哥首先下車,掃視了一遍之后,才讓我跟三夫人下來,我們快步的走了進去,乘坐電梯直接到了六樓,走廊很安靜,過了一會,有個穿著白大褂的醫生將我們三個人帶進了一間病房,最后,還說了一句,“他沒剩多少時間了!”
  雷哥讓那個醫生先行離開。
  這個病房不大,病床上躺著一個人,旁邊是一臺心電監護儀。
  三夫人讓我過去,我慢慢地往前走,病床上的人頭上跟我一樣,纏著繃帶,鼻子里面插著氧氣管,看上去奄奄一息。我仔細的打量了幾眼,突然,我感覺全身就是一陣顫抖。
  因為,那病床上躺著的人,竟然跟我長的一模一樣,尤其是大家腦袋上都纏著繃帶的時候。
  4 本色
  我終于明白三夫人雷哥他們為什么看我的眼神不對勁了。
  我也明白這兩個家伙找我的原因,所有的一切,都是因為我跟眼前這個快死的家伙長的極為相似,確切的來說,真的可以以假亂真。
  我全身哆嗦著,“三……三夫人!”
  “我說過,以后,叫我顏姨!”三夫人盯著我,“還有,你的名字,叫著蕭揚,聽明白了嗎?”
  “不不不!”我趕緊擺手,“三夫人,這事情,我做不來!”
  從桃山療養院到這里,再加上這幫人開的那些豪車,這怎么看都不像是小孩子過家家的游戲,說白了,我這一次真他媽的玩大了。
  “你做得來,得做,做不來,也得做!”三夫人的語氣突然冷了下來,隨即,指著病床的那個家伙,一字一句的說道:“你知道他為什么會變成這樣嗎?”
  “為什么?”
  我脫口而出。
  “今天下午兩點,他剛下飛機的時候,還跟你一樣,活蹦亂跳,可從機場出來之后,他乘坐的車,發生了意外,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了,而造成這一切的人,你今天晚上也見過!”
  三夫人不急不慢的說道。
  “誰?”
  “蕭龍,也就是你叫了他大哥的人!”
  三夫人的這句話說完,我整個人差點都要崩潰了,果然,這游戲要玩出人命的,我操,我死死的盯著三夫人,我感覺這女人他媽的太惡毒了,眼前這個病床上的家伙馬上就要掛了,而現在,我又以他的身份活生生的出現在那個所謂的蕭龍的面前,那豈不是……
  我不敢往下想了。
  “看來,你想明白了!”
  三夫人冷冷的笑了笑,“蕭龍已經見過你了,你感覺,你還有選擇的余地嗎?”
  “你陰我,你故意帶我去療養院?”我感覺自己要豁出去了,我大吼了一句。
  雷哥沖了過來,三夫人對著他擺了擺手,“說實話,我見到你的第一眼真的很吃驚,不過,我也不知道你有沒有能力辦成這件事,我想冒冒險,所以,我帶你去了療養院,沒想到,你讓我很驚喜,尤其是我讓你叫爸的時候,你那種糾結無比的表情,真的是一個再合格不過的演員,你將一個從小被父親拋棄送到加拿大孩子的幽怨淋漓盡致的表現了出來,說真的,那一刻我都認為你是蕭揚了!”
  “什么?”
  我簡直就要哭了,尼瑪在療養院的時候,我只不過是不想叫別人爸而已啊,那想到會被這個女人如此的誤會?
  “你叫謝霆,大學畢業,學的是心理學,還懂英語,一切,似乎都是老天爺安排好的,你說呢?”
  她再次的打量著我。
  “我真做不來,三夫人,你放過我吧?”
  我被她盯的再次發毛,喃喃的說了一句,不過,氣勢上已經弱了很多。
  “我說過,你沒的選擇,現在不是我放不放過你的問題,而是蕭龍會對付你,因為,你是他蕭家產業繼承的唯一對手!”
  三夫人轉過頭看了一眼病床上的蕭揚,緩緩的說道:“蕭揚是海哥的二夫人所生,從小害怕大夫人算計,被送到了加拿大,現在,海哥病了,希望見到自己的二兒子,當然,也害怕大夫人跟蕭龍斬草除根,所以,就讓人接蕭揚回來,可沒想到還是出了事!”
  “三夫人……”我喃喃的說了一句。
  “聽我說下去!”這個女人打斷了我的話,繼續說道:“我是海哥的第三任夫人,我叫丁顏,如果海哥死了,我相信大夫人跟蕭龍也不會放過我,所以,我需要一個幫手,換句話說,以后,咱們就是一根繩子上的螞蚱,要對付大夫人母子,唯一的辦法,就是咱們變強,這樣,才有可能起死回生?!?br />  我震驚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媽的,我稀里糊涂的就參與到人家家族遺產競爭了,我說怎么剛見到蕭龍就感覺他不爽了,原來他是隨時都要我命的人啊。
  見我都嚇傻了,三夫人緩緩的走到我身邊,幫我整理了一下衣服,柔聲說道:“放心,沒到最后,誰說我們就一定會輸?還有,記住你的身份,以后,你就是云海集團蕭云海的二公子蕭揚,別遇到點事情就大驚小怪的,懂了嗎?”
  “云海集團?”
  我顫聲的看著三夫人,我說怎么聽到什么蕭家蕭家的有些耳熟,原來是云海集團。
  云海集團是江海市的龍頭,門下有影視公司,房地產,我那個賤人女友蘇蔓以前就特別想去云海集團的影視公司,沒想到,沒想到我竟然成了那里的二公子了。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現在三個小時都沒過,這也太讓人接收不了了吧?
  “看來,你是知道云海集團的,不過,也別高興的太早,海哥當初跟大夫人說讓你回來的時候,可不是讓你立馬就接受家族產業的,所有的一切,都需要你自己證明你有這個能力,而且,蕭龍還會不斷的給你制造麻煩,所以,咱們以后要走的路,會很顛簸!”
  丁顏這女人,似笑非笑,媽的,本來她一個人死,現在,拉著我陪葬,她娘的當然開心了。
  “不過,你也要往好的方面想,云海集團二公子,一旦成功了,你知道意味著什么嗎?”威逼之后,又來利誘,這女人,果然有一套。
  “三夫人……”
  “叫我顏姨!”丁顏盯著我,“從現在開始,你要徹底忘記你以前的身份,別懷疑我說的話,游戲已經開始了,要想活,就好好的玩下去,我向你保證,如果你不想玩,就絕對活不過明天!”
  我倒吸了一口涼氣。
  不過,這女人說的話也未嘗不對,那個叫蕭龍的王八蛋已經見過我了,他能放過我?
  可這游戲真的玩吧?我總感覺也是作死的節奏啊。
  我猶豫不決,糾結的都要死了。
  就在這個時候,病床旁邊的心電監護儀突然滴滴的叫了起來,我一看,剛剛還好好的心電曲線圖已經徹底的變成一條直線了。
  蕭揚,真的掛了!
  這意味著,我不得不硬著頭皮上嗎?
  我正想著,丁顏這女人看著我,喃喃了一句,“你不感覺,這是天意嗎?”
  天意?我感覺老天爺那王八蛋是想玩死我!他媽的,我只不過是想來一次捉奸在床,誰能想到會發生這種破事?
  “好了,明天開始,就是新的一天,阿雷,這邊的事情,你待會處理干凈,千萬別讓蕭龍察覺,先送我們回去!”
  “知道了,三夫人!”
  丁顏點點頭,又看著我,“你暫時跟我一起住,有些事情,我還要交代你,走吧!”
  不知道為什么,聽丁顏說我以后要跟她一起住,我忍不住就想入非非了起來,我發誓,丁顏絕對是一個能讓任何男人都胡思亂想的女人。
  沒的選擇也好,逼上梁山也罷,事情都這樣了,我只能是跟在了他們兩個的屁股后面,下了樓,我們上了奧迪A6,雷哥又轉過頭,說道:“三夫人,還有人知道他的身份?!?br />  雷哥這一說,我也是嚇了一跳,是啊,蘇蔓跟那個周少的賤人都知道我啊,萬一告訴蕭龍,我豈不是死的更快?
  “你是說周天跟他的前女友?”丁顏又恢復了平靜。
  雷哥嗯了一聲,“包間的燈光有些暗,我估計周天看不太清楚,即使看到,也不敢確定,反倒是他的前女友,要不然,我去……”
  說完,雷哥做了一個刀手的動作。
  丁顏搖搖頭,“這是下策,你放心好了,一個小小的模特,還壞不了大事,在一定程度上,還能幫我們不少,現在咱們的揚二少可正需要好好的宣傳,要不然,誰知道他回來了?”
  我茫然的看著丁顏,我更加感覺這女人不簡單了,似乎早就有了一系列的反擊計劃。
  見我看著她,丁顏眨巴了兩下眼睛,突然又說道:“哦,對了,明天讓阿雷給你配一輛車,你自己有什么喜歡的款式型號沒有?”
  我當時一聽,普通青年的無恥感又涌了上來,既然已經要玩下去了,那就先好好的先享受享受再說,要不然,到時候完蛋了就更不劃算了。
  不過,我又不敢提太高的要求,想了想,我輕聲的說了一句,“顏姨,我挺喜歡朗逸的!”
  “朗逸?”丁顏這女人皺著眉頭,“阿雷,朗逸是什么車?”
  “三夫人,上海大眾!”雷哥回過頭,也黑著臉說了一句。
  丁顏立馬轉過頭,正視著前方,恨鐵不成鋼的冷冷說道:“開車!”
  5 暗示
  我果然還是一介普通青年,朗逸這種車能入的了丁顏的法眼?
  別忘記了,我現在可是蕭揚,是云海集團的二公子蕭揚,好吧,原諒我還沒有適應這個裝逼無比的高大上身份。
  一路上,丁顏再也沒有跟我說一句話,一直板著個臉,估計被我氣得夠嗆。
  雷哥開著車將我們送到了市郊的渭水莊園,這是江海市的一個小戶型別墅群,環境挺不錯,在一棟三層別墅門口停下來之后,我們下了車。
  丁顏交代雷哥:“阿雷,明天,我要帶小揚去名媛,你準備一下!”
  “知道了,三夫人!”
  雷哥恭恭敬敬的說道。
  “那好,你先回去吧!”
  “三夫人,二公子,明天見!”
  雷哥這話一說出口,我整個人都飄飄然的不適應了,沒幾個小時之前雷哥還嚇唬我說要打斷我第三條腿呢,現在,竟然叫我二公子。
  不得不說,這家伙,轉變如此之快,還叫的這樣順溜,果然也不是個簡單的人物啊。
  丁顏打開別墅的大門,見我還愣在門口,立馬過來,不冷不熱的說了一句,“不打算進來?”
  說實話,我現在還有些忐忑呢,我知道,這門一進,我就算是徹底的上了這條賊船了。
  不過,眼下,我還有選擇的余地嗎?
  見丁顏還盯著我,我也只能只快步的走了進去,別墅裝修的不算豪華,不過,一點一滴都給人一種十分舒服的感覺。
  在客廳的沙發坐下之后,丁顏看著我,溫柔的來了一句“小揚,喝點什么?”
  我有些不太適應,忍不住說道:“顏姨,你還是叫我謝霆吧!”
  丁顏的眼神立馬就變了,她緩緩的靠在沙發上,一字一句的說道:“你聽清楚了,我說最后一遍,游戲已經開始,以后,你的每一天都是現場直播,一點點的失誤,都有可能要了你的命,懂了嗎?”
  這女人,天生有一種氣場,我頓時就不敢作聲了,慌亂的點著頭。
  “想喝什么,顏姨給你拿!”丁顏剛剛還陰云密布,可瞬間,又變的溫柔可人了起來,活脫脫就是一個關心晚輩的好姨媽形象了。
  我覺得,這女人要是去拍電影,絕對能拿奧斯卡影后。
  “隨……隨便就好!”我都不太敢看著她了。
  丁顏嗯了一聲,站起身,走向了旁邊的一個小餐廳,回來的時候,拿了一瓶飲料,同時,將一個文件夾放在我的面前,緩緩的說道:“這是蕭揚的一些資料,你先看一下,我去洗個澡!”
  說完,丟下我一個人就上了樓。
  事情都到了這步田地了,看來我真的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翻開丁顏給我的所謂的資料,其實就是蕭揚的一些簡歷,除此之外,還有這小子的一張生活照,穿著襯衫,我越看越覺得就像是在看我自己一樣。
  蕭揚是蕭云海的二老婆沈洛的兒子,出生之后沒多久就被蕭云海送到了加拿大,八歲那年,沈洛去世,蕭云海又將蕭揚送到加拿大的一個友人照看,一直到今年蕭揚大學畢業,說白了,這家伙沒回來之前,跟我一樣,也就是一個普通青年。
  普通青年假裝普通青年,我感覺還是挺適合我身份的,只不過,話雖然這樣說,我自己也知道,這游戲一旦玩不下去了,等待我的肯定沒啥好結果。
  將蕭揚的資料看完沒多久,丁顏從樓上下來了,這女人換掉了以前的那套裙子,取而代之的是一套白色家居裙,穿著拖鞋。
  等到我反應過來,丁顏已經是坐在我的對面打量著我,“看完了?”
  我趕緊說道:“嗯,看完了?!?br />  說完之后,我才發現我回答的有點快了,丁顏的話,是問我看完了蕭揚的資料,還是問我欣賞完她了?
  果然,丁顏又開始打量我,過了一會才說道:“其實,他的身世很簡單,在加拿大的生活也一點都不復雜,至于他的性格愛好之類的,也完全可以忽略不計,因為,以前的他,沒人了解,而現在的你,就是全新的他,以后,你只要按照你的方式去做事情就好?!?br />  丁顏一字一句,說完之后,又接著說道:“你剛踏入蕭家,大夫人跟蕭龍是絕對不可能讓你進入家族產業的,而這一點,海哥也幫不上忙,畢竟你是一個新人,如果一來到江海市就讓你接管蕭家的產業,那么,他不是在幫你,而是在害你,你看完了蕭揚的資料,你應該知道沈洛當初離開江海市去加拿大的原因?!?br />  我試探的說了一句,“大夫人要害她?”
  丁顏點點頭,“一山不容二虎,更何況還是一頭母老虎!”
  丁顏這話說的太貼切了,總之,見到那個大夫人的第一眼,我第一時間就將她跟潑婦兩個字掛鉤,別懷疑,我可是學心理學的。
  “你現在最迫切要做的事情有兩樣,第一,提高自己的知名度,讓外界都知道,你蕭家二公子回來了,第二,你要證明你自己的實力!”
  丁顏盯著我,“蕭揚剛下飛機,蕭龍就敢動手,他就是害怕有人知道蕭揚的到來,所以,知名度這一點,最為重要,一旦讓別人都知道你回來了,那么,他蕭龍就會有顧慮,篇幅有限 關注徽信,公眾號[狼行小說] 回復數字86,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至于實力的問題,這也是我讓你進入名媛的原因,名媛KTV是我的產業,接下來,我會將那里的管理權全部都交給你,半年之后,我希望你能夠讓它成為江海市最火爆的娛樂場所,記住,沒有之一!”
  我喃喃的看著丁顏,“顏姨,現在的名媛已經是江海市的頭牌了?!?br />  “你錯了,除了名媛之外,還有夜宴,說白了,我就是要讓你在半年之內干掉夜宴,至于這里面的原因,你以后就會明白!”
  “哦!”
  我支支吾吾的答應了一聲,其實這游戲接下來要怎么玩我真的不知道,我怎么看,都好像是找死的節奏。
  “名媛方面的相關情況,我明天會帶你過去,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跟阿雷商量,將名媛做成名副其實的第一,那樣,就沒人會懷疑你的實力?!?br />  丁顏似乎對我很有信心。
  我苦澀的笑了笑,“顏姨,娛樂場所的管理,還有KTV方面,我,我,我不是這方面的專業啊?”
  丁顏對著我眨巴了兩下眼睛,溫柔的看著我,“小揚,顏姨對你有信心,可別讓我失望哦?!?br />  我操,我突然感覺丁顏有點勾引我的意思了。
  蕭云海的三老婆,看那老家伙躺在桃山療養院不生不死的,丁顏,不會饑渴難耐了吧?
  我承認,我又胡思亂想了。
  怪不得別人都說色膽包天色膽包天呢,我覺得說的就是我,這都什么時候了,我竟然還能想到那些方面,我真佩服我自己?!昂昧?,時間也不早了,我帶你上去休息!”篇幅有限 關注徽信,公眾號[狼行小說] 回復數字86,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丁顏站了起來,我跟在她的身后,一路聞著她的香味緩緩的上了樓。樓上的小客廳沙發上放了一套衣服,丁顏遞給了我,然后又指了指我的房間,“這是給你準備的,那里是浴室!”
  折騰了一晚上,我實在也夠累,想了想,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拿著衣服就進了浴室,剛將門關上……
  丁顏這女人,不會真要給我什么暗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