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山东群英会今天开奖走势图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臟臭皇家
臟臭皇家

山东群英会复式投注表价格:臟臭皇家

「怎么可能?」

  寬敞的浴桶之中不斷激蕩出點滴水漬,一對赤裸男女身在桶中融為一體,可卻沒有想象中的激情旖旎,二人同時靜止不動,均是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蕭逸正自懊惱,一個不慎著了這妖女的道,可令他二人都萬萬沒有想到的卻是這本應是自蕭逸體內流出的真氣修為卻是頃刻間逆轉了方向,夜七欲怎么也沒想到,自己潛心多年的采補之術,此刻竟然搬石砸腳,反倒是一股吸力自體內流出,順著胯下淫穴與肉棒相連之機,源源不斷的回流而去。

  蕭逸一陣恍惚之后便也回過神來,這種絕處逢生的感覺竟是與四年前在南疆擒住南宮迷離時一模一樣,「是了,天不負我。我體內定是有那逆轉乾坤的神術,此刻采補逆轉,反倒成了我來采補她了?!瓜粢萁ソセ指創尤葜?,登時眉開眼笑,看著那胯下先前還柔媚多姿的小妖女此刻變得惶恐無助,蕭逸只覺心中更是欣喜:「你不是喜歡我這般精純剛猛嗎,怎的如今這幅表情呢?」夜七欲有苦自知,她一生以欲念為生,但除了教主之外,向來都是掌控別人,哪里有這般任人擺布的局面,雖是心氣頗高,但此刻卻是不得不低頭求饒道:

  「二殿下,奴家知錯了,你放過我罷?!?br />
  蕭逸心頭一笑,這妖女如此詭譎,哪里有讓他放過之理,當即用肉棒在那嫩穴之中輕輕一頂,故意道:「要我放過你也不是不可以?!埂概葉嘈歡釹??!?br />
  「只不過我還未曾泄身,又哪里有拔出去的道理,要不這樣,你主動一些,讓我早些泄身,也可以少吸你一些功力,你看如何?」蕭逸閃爍著狡諧的雙眼,心頭暗笑:「哼,今日差點著了你的道,若是不將你吸干,也難消我心頭之恨?!掛蠱哂绱慫?,心頭亦是一黯,雖也隱約猜到這皇子可能不會履行諾言,可此刻人為刀俎,她功力正緩緩流逝之中,而那胯下肉棒又好似焊了鐵一般怎么都拔不出去,如今之際,也只能寄希望于他遵守諾言了。

  夜七欲抱著一線生機,立時將自己殺氣隱去,再次露出那顛倒眾生般的含羞笑顏,蕭逸微微一笑,心中更是感嘆:這女子究竟有幾張面孔,為何能如此切換自然,但他卻又懶得多想,此刻溫香軟玉在懷,那光滑水嫩的玉腿再度盤在了他的腰間,似是有著一股兒推力一般慫恿著他的肉棒朝里刺入,蕭逸一記深插,夜七欲便是「喔」的一聲嬌呼,雙手死死纏住他的脖頸,揉捏著他的肩頭,讓蕭逸的抽插更為舒適。

  蕭啟在南疆調教南宮迷離之時,多半是憑著自己昔日在宮中時的手段,南宮迷離又是處子之身,又哪里懂得這么多閨中手段,這夜七欲此刻不再是含苞待開的嬌花,反而更像是一頭饑渴已久的狂野母獅,手腳齊動,恰到好處的將蕭逸引入得越發深邃,那一聲聲酥媚動人的呻吟浪叫,更是令蕭逸覺得興奮難遏,即便是蕭逸一心想隱忍不射,可那巨龍終究還是難敵這妖女的手段,還未插足百下便已再難控制,隨著自己一聲低吼,一時間精關大開,一股在自己體內封存了數月的濃精噴薄而出,激灑在夜七欲的花芯深處,燙得夜七欲「啊」的一聲長噓,終是安穩下來。

  「二殿下,您放過人家吧…」夜七欲一陣舒爽過后,眼色又變得迷離起來,朝著蕭逸竟是撒起了嬌。

  蕭逸卻是并不上當,雖是有些可惜這一番歡愛太過匆忙,可這眼前女子卻是狡詐無比,倒是不便多留,登時也并未抽出那綿軟的龍根,反倒是再度運起那采補之術,似是要將夜七欲的修為給采補一空。

  「???二殿下你…」夜七欲心中大恨,可依然并未放棄希望,不停的開口求饒道:「您,放過人家吧,人家以后為奴為婢…」蕭逸不穩不顧,卻是閉上雙眼好生感受著身下傳來的修為,可突然腦中一陣晃蕩,只覺著一股股記憶在自己腦中浮現出來,蕭逸一時望了眼前情景,竟是隨著這股記憶而失神起來。

 ?。?*** ***

  分割線

 ?。?*** ***

  江北陸家,經營著整個北方的大小商鋪、酒樓、妓院上千家,放眼大明,可算得上實打實的富可敵國,可令人絕想不到的是,陸家曾經卻是一個江湖上不起眼的鑄劍門派,年輕有為的門主陸嘯天便是憑著一手鑄劍之術搭上了朝廷的便船,為邊軍打造兵器,從而一舉成為皇商。陸嘯天著實算得上一代豪杰,僅一世之功,陸家便由此崛起,相繼在各項領域大展拳腳,這才有了今日陸家的輝煌。

  但龍生九子各有不同,那陸嘯天育有三子,長子陸冠雄倒還算有乃父之風,溫文儒雅,雖是天資不高,倒也算是個守成的家主,二子陸冠沖天資聰慧,奈何卻從小喜愛舞刀弄槍,不善經營,故而自小便跟著父親勤學武藝,待長成之后便送到宮中當差,這二子雖是不甚突出,倒也算對得起他陸家的名頭,可唯獨那三子陸冠鳴,自幼不學無術,常年流連于花叢,還未成親便將人弄大了肚子,這便有了這陸家的三小姐陸祁玉。

  那一年,陸祁玉十二歲,一個電閃雷鳴之夜,喝得大醉的父親陸冠鳴破門而入,近乎瘋狂的將她抱在床頭,無視著她的哭喊一件件撕下了她的貼身衣物,她不知道將要發生什么,只覺著那平日便兇巴巴的父親此刻更是暴躁無比,不知為何,那雙腿之間的夾縫之中突然傳來一記撕裂劇痛,陸祁玉瘋狂的扭動著身軀,不住的哭喊著,用那柔若無力的小手不住的向外推著,用那被壓在身下的小腳不住的向外踢著…

  但終究于事無補,胯下的慘痛一直在繼續,她疼得已近乎暈厥,可父親卻依然為曾停下,借著酒意,依舊在行那畜生之事。

  「造孽??!」一聲哭訴破門而入,那孱弱無力的娘親哭喊著闖進房中,沖向床頭就要將父親拉起,可卻未曾想到父親一記耳光甩過,母親登時被扇飛在床柱之上,「砰」的一聲,便是血流如柱,陸祁玉一時愣在那里,不知為何,心底里竟是冒起無數的念頭,父親也嚇得不輕,已然驚醒著下了床探看母親的傷勢,陸祁玉便趁著此時,自那床腳桌上取出一柄剪刀,猛地朝著父親刺去…父母因酒醉誤傷而亡的消息傳遍陸府,沒有多少人為他們傷心,也沒有多少人會追查他們的真正死因,是家主與二老爺一起定的,陸冠雄與陸冠沖查看現場之后,各自朝著哭成淚人兒的陸祁玉看了一眼,又互相看了一眼,便將這樁丑聞壓了下去,自此,陸祁玉便成了陸家唯一的三小姐,也是自那一刻起,陸祁玉才覺著這陸家有了絲絲家的感覺。

  可事情遠沒有如此結束,自那一夜遭生父奸淫,她便經常噩夢不止,每每閉眼,那渾身酒氣的可怖面容便浮現在眼前,那玉穴中撕裂的痛楚便縈繞在心間,這股無形的壓力竟是將她壓得喘不過氣來,她不斷的抵抗,不住的哭喊,甚至于睡夢之中拳打腳踢,卻依然無濟于事,直到有一天,她竟是莫名其妙的將手伸向了自己的小穴,她覺著那里太疼,便想用小手撫慰傷口,可當她的小手稍稍觸碰到小穴之時,她竟是感到前所未有的舒爽,漸漸的,她的小手越探越深,再也不忍抽回,漸漸地,她開始了有序的抽動,隨著一股讓她魂兒都丟了的舒爽感傳遍全身,她的下身竟是流出了許許多多的白漿,她有些驚嚇,但卻終究不敢告訴旁人。

  手淫的日子持續了近幾年,她越發長大自然也就越發的明白她在做什么,她也有過后悔,覺著自己怎么如此放蕩,可卻已然無法控制自己,當那噩夢襲來,她若不將小手探入穴中,她便覺得連呼吸都是那么困難,終究,她沉淪了。

  這樣的日子持續到了她十五歲,一位渾身黑袍的老者悄然潛入了她的房中,他告訴她,她是摩尼教天選的欲女,是以欲為生的護法,她不信,但夜十方卻根本沒有與她多做解釋的想法,在絕對的實力面前,陸祁玉自然接受了老人所謂的「傳承」。自此,她便成了「夜七欲」,這老人便成了她的師傅,她的教主,她的-主人。

 ?。?*** ***

  分割線

 ?。?*** ***

  「倒真是個可憐的人兒…」蕭逸回過神來,腦中已將陸祁玉的一生走了個遍,此刻,他已改變了主意。

  蕭逸竟是自主的拔出了那根軟化的肉棒,滿臉舒適的向后趟倒,與夜七欲一人一邊的對坐在這寬城的浴桶里。夜七欲滿臉的不可置信,竟是不知蕭逸為何突然大發慈悲的放過了她,「莫非他真是被我美色所惑?」「我想讓你認我為主?!瓜粢菘偶?,卻是語出驚人。

  「認他為主?」這一要求看似并不過分,可她夜七欲才剛剛施展過手段,他蕭逸憑什么相信于她。

  「四年前我流落南疆,有一位陸家的供奉曾不遠萬里前來救我,雖是未能成功,但終究也算是我的恩人?!瓜粢菽災信趟闋怕狡鈑裼肼焦誄宓墓叵?,繼續道:

  「既然你是陸家的人,那我自然不會殺你?!?br />
  「我二叔他?」陸祁玉聞得此言,登時追問道。

  「營救計劃終是被發現,他與其他六位陸家子弟一起對戰那南疆神女,卻終究不是她的對手?!瓜粢莼匾淦鵡淺〈笳?,那時他毫無修為自然看不出什么門道,此刻想起,只覺那一戰在腦海中原原本本的浮現出來,七人各執神兵,靠著自身陣法強行與南宮迷離對抗,南宮迷離所擅長的紅袖曼舞竟是被這陣法所破,但南疆神女終究不只靠著這一門功法,她不用紅袖,不用蠱術,亦是不用兵刃,只憑著她的速度,便如流行一般的穿入他們陣中,似那雄鷹侵襲小蟲一般,一掌一個,再無活口。一念至此,蕭逸忽然嘴角一翹,哼,管你如何武功了得,卻終究成了老子的胯下之奴,在南疆被老子活活肏了三年,什么姿勢都用了個遍,什么地方也都肏了個遍,什么污言穢語也都在老子面前說過,嘿嘿,老子既然不死,他日定要再去肏肏這位南宮神女。

  陸祁玉聞得二叔死訊,竟是一時傷感起來,鬼方破城之時,她因忙于捉拿大明皇帝等人,卻是耽擱了為家中傳訊,那鬼方韃子卻是不識得陸家早已歸降摩尼教的事情,因為言語不通更是交流不善,那時的鬼方人早已燒殺成性,哪里顧得許多,最終自己一家上百于人,皆成了鬼方韃子的刀下之鬼,為了此事,她險些沖入大營宰了那鬼方大汗,可卻終究被教主攔下,本以不愿再提此事,可今日聞得二叔之死,當即只覺自己已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而近日十方教主的氣息全無,她與五妹一時沒了約束,才想起南下尋這叛徒吳越復仇,如今聽得蕭逸提起認作主人一事,她的心已然有些動搖起來。

  「我大難不死,是得上天眷顧,賜我這等逆轉乾坤的功法,眼下我有志于天下,正是用人之際,你若跟了我,他日我允你重振陸家?!埂鋼卣衤郊??」蕭逸順著她腦中記憶所提出的誘惑自然是切中要害,陸祁玉雙眼漸漸迷亂起來,蕭逸便趁熱打鐵,一把將她環腰抱住,輕輕用手在她的后臀之上一捏,惹得陸祁玉自沉思中醒來,蕭逸低聲笑道:「更何況,我卻是喜歡上你這風情萬種的女人,與我歡愛,怎么也比那摩尼教的死老頭子要強吧?!埂改恪孤狡鈑癖凰獍閭舳?,即便是久經欲海,卻也不禁惹得臉頰通紅,思慮再三,終是小聲道:「殿下可否容我考慮考慮?!埂負謾瓜粢菪鬧庠講蝗菀椎玫降謀閽接屑壑?,如若收獲這欲女臣服,他日與煙波樓對抗,便多了一分希望,當下笑道:「那你且好生休息,我去會會我那老情人?!?br />
  蕭啟自桶中起身,一路帶著水滴斑駁,稍稍用浴巾擦拭一二,便急不可耐的向著這四年未見的女人行去,行至賀若雪身側,蕭逸不禁心中想道,既然我能用這陸祁玉的采補之術吸取她的記憶修為,那這同為護法的賀若雪呢?

  蕭啟微微點頭,說干就干,這次他不再有任何憐香惜玉之情,任由著賀若雪那仇恨眼神與不斷謾罵也絕不解開這定身之蠱,只待撕下賀若雪的那件黑色緊褲,長槍挺入那熟悉而又陌生的玉穴中時,蕭逸才心頭一松,果然,這陸祁玉的采補之術當真好用,才稍稍施展,蕭逸便覺著一股極強的恨意便涌入自己的腦中。

  「殿下…」不知何時,正沉浸在賀若雪回憶之中的蕭逸突然聞得一聲輕喚,那本還在不住謾罵的賀若雪竟是許久未發出聲音,此刻突然喚了一聲,卻是溫和平靜,再無半點恨意。

  「嗯?」蕭逸輕咦一聲,卻是有些不知所以。

  「殿下,我,我記起來了?!購厝粞┑難壑芯故怯砍雋思桿坷崴?,全然不似那個冷血一劍的夜離恨護法,此刻的她,竟像是四年之前在宮中時的溫婉模樣,讓蕭逸好生奇怪。

  「殿下,是我不好,受了那吳越蠱惑,后來,后來…」一想起后來所經之事,賀若雪雙目越發瞪得老大,她漸漸回憶起那被夜十方壓在身下不住奸淫的模樣,漸漸回憶起被貪狼蒼生妒等所為「師兄」夾在一塊兒肏弄的模樣,漸漸回憶起她助紂為虐親手破開雁門關城門的模樣:「我,我…」蕭逸不辯她真假,但憑著體內神識,只覺賀若雪修為依舊,但心中那股恨意卻是盡數轉入自己體內,「莫非又是我這逆轉乾坤之術所致?」蕭逸如是想到,一個抬手便解了她的定神蠱,賀若雪立時撲入蕭逸懷中,哭得像個淚人兒一般不住的喚著:「殿下,您能回來真是太好了?!拐夂厝粞├咨?,卻終究只覺昔日在二皇子府中的時光到算是真的無憂無慮,此刻見蕭逸仍還在世,卻是再也不敢有其他非分之想。

  「哼,原來你早就與那吳越勾搭在了一起?!瓜粢菀幌氳秸馀鈾哪昵熬臀髁碩ズ么蟮穆堂?,心頭一時火起,忍不住在賀若雪的臀上一拍,直打得賀若雪翹臀兒上一陣火辣辣的疼痛,賀若雪卻是不敢頂嘴,只得輕聲細語道:「若雪知道錯了?!?br />
  「屬下拜見主人!」那身在浴桶中的陸祁玉不知何時已經步出桶來,見蕭逸竟是能一舉除去夜離恨的心中恨意,心中不禁想道:「莫非此人真是有上天眷顧?」當即不再猶豫,緩緩跪于地上,向著蕭逸拜倒。

  「好,好!」蕭逸見她如此,心中甚是開懷,竟是連呼了兩個「好」字。

  「屬下拜見主人!」那賀若雪見蕭逸如此歡喜,竟也是學著陸祁玉的模樣跪倒在床上,朝著蕭逸一拜。

  「哈哈,好好好!」蕭逸心中更是欣喜,她二人功力仍在,平日里在摩尼教都是歷練多年,刺殺、臥底均是常事,有她二人,他的復仇大計便更有幾分把握,更何況,這二女各有風韻,若是…蕭逸此刻無拘無束,自然是心念所至便要行動起來,當即笑道:「既是認我為主,還不一起來服侍于我!」「是,主人!」陸祁玉嬌魅的應了一聲,款款起身,邁著輕盈優雅的步伐朝著床上行來。賀若雪雖是還有些不適,可她四年前在皇子府中之時就見過了蕭逸的荒誕頑劣,此刻哪里還有抗拒之理,當即自己解下了上身衣物,主動的向著蕭逸靠了過來…

 ?。?*** ***

  分割線

 ?。?*** ***

  煙波府門前守衛森嚴,不知從何時起,煙波樓中竟是多出了許多皇家守衛,吳越整了整衣服,朝著門口的守衛走去:「在下吳越,不知陛下可在此處?」今日早朝之后,吳越便想著將蕭逸之事告知于蕭啟,可卻未曾想蕭啟卻是剛下早朝便直奔著煙波樓而來,似是有著什么著急之事。

  「陛下有旨,不見任何人!」那侍衛卻是不認得吳越,看吳越年紀輕輕也不似什么老臣,故而冷著臉答道。

  吳越雖是心中有氣,可卻也不便發作,心中卻是漸漸有了疑惑,莫非這煙波樓出了什么事?他雖是受蕭逸威脅,將其暫且安置于府中,但終究是心覺不妥,他如今算是南明新貴,有祖父二人為他造勢,自是前途無量,加之如今南明風頭正盛,在南京一戰中大破鬼方,驚雪將軍更是親手擒下鬼方新主完顏錚,如今韓顯將軍已然揮軍北上,重回中原也是指日可待,他既然已然抱緊了南明與煙波樓這棵大樹,自然是不愿意就此放過。與當朝這位內相,這位煙波樓奇女子,吳越可算是徹頭徹尾的服氣,朝中政務、軍務令出必行,令出必果,自南明興起不過月余,南明便已穩固了江南,如今大破鬼方鐵騎,自壽春淮南一線渡江而過,也許不出一年,這乾坤便要被她扭轉過來。

  「誒,這不是吳大人嗎?」吳越正自思量著那位天下第一奇女子,卻忽然聽得一聲熟悉的聲音,抬頭一望,卻見是蕭啟如今常年傍身的禁軍統領龐青,也算是這南明的風頭人物,畢竟是與陛下燕京一統逃出的大將,將來想必也是前途無量,故而吳越此前卻也有過一番交際,此刻遇見,吳越登時雙眼一亮,疾步朝著這龐青走去:「龐將軍,陛下可是在此??!」

  「這個,陛下卻是在此追隨慕竹小姐修習?!古憂轡⑽⒁歡?,吳越卻已然分辨出他所言卻非事實,要知道蕭啟以前也是每日必來煙波府修習,可也未見得如此匆忙,竟是連下早朝的空余時間都沒有,而一向安靜的煙波府驟然間多了如此多的護衛,顯然是發生了什么。

  「龐大人,可否借一步說話?」

  龐青隨著吳越進得吳府,吳越立時以上賓之禮而款待起來,稍稍寒暄幾句,吳越便直接問了起來:「龐將軍,吳某已然好些時日未曾見到內相上朝了,據說是去了一趟東瀛,卻不知她如今回來了沒有?!古憂轡⑽⑵妨艘豢諼庠礁械南悴?,朝著門口稍稍張望,確定了沒有侍從在附近,便附耳在吳越面前小聲道:「不瞞吳老弟,依我推測,煙波樓定是出了什么變故?!?br />
  「哦?變故?此話怎講?」吳越卻是并未料到他竟是如此直白。

  「哎,我也就這么一猜,我見這幾日陛下面色不好,以往只是午后前來求學,可這幾日,卻甚是著急,而且據說素月小姐已然出了南京,驚雪將軍又未親自領兵北上,只派了韓顯北上…」

  「嘶…」吳越輕聲一嘶,卻是故作驚恐道:「莫非內相大人她…」「誰知道呢,或許是女人家來了幾日天葵倒也不好說,哈哈…」龐青卻是打了個趣,卻是將二人緊張的氣氛緩和了下來,若真是內相遭遇不測,那對這剛剛興起的南明將是致命的打擊。

  吳越本還想將這蕭逸的消息據實稟報,他相信煙波樓能為他解了這「噬心蠱」毒,可若是慕竹有所不測,那便不好說了,吳越一時有些摸不準主意,與這龐青談笑幾句便將他送出府外,望著那守衛森嚴的煙波府,吳越不由心中一動:管他這消息真假若何,我將這消息告訴那蕭逸,讓他去管,屆時在見機行事,方是上上之策。

 ?。?*** ***

  分割線

 ?。?*** ***

  煙波府中,驚雪佇立在沙盤之前,正與蕭啟演練著些用兵之術,自煙波樓收了這位弟子,她們幾人卻也都是將自己所學傾囊相授,如今慕竹雖是危險,但驚雪也只能每日為她運功一次,其余時間也只能守在這房中,如今見蕭啟趕來,倒也可以用這沙盤演練解解悶。

  「雪姐,素月老師已經去了四五日了,也不知如今到了沒有?」煙波樓幾位老師,唯有驚雪不喜禮法,不喜歡以「師徒」相稱,故而蕭啟在驚雪面前一貫改叫「姐姐」。

  驚雪聞言稍滯,卻是離了這沙盤,轉身朝著背后墻上的一幅巨大圖紙看去,那是一幅大明天下圖,乃小姐根據自身游歷所繪,其中不但囊括了大明的山水地界,更是將大明周邊之地也標得一清二楚:「據聞李孝廣已在江北以『前朝太子』身份自立,天下摩尼教眾云集響應,一股腦兒的將江北的鬼方殘余之勢掃了個干凈,如今已進兵燕北,想來不會再與南疆在陜北盤桓,若我所料不差,南疆大軍應該已經撤回蜀中了?!?br />
  「哼,他『李孝廣』是個什么東西,也敢自立?!瓜羝秈崞稹咐钚⒐恪拐庖幻直閌怯行┢?,此人竟是號稱「前朝太子」,雖說也姓李,可熟讀史書的蕭啟卻是知道那前朝亡國之時子嗣早已被屠戮一凈,哪里還能有什么余孽,這廝想必也是尋個由頭罷了。

  「有夜八荒為他撐腰,他自然無所畏懼,這摩尼教潛伏多年,教眾遍及天下,一朝起勢,真可謂是『云集響應』,加之這段時日江北在鬼方治下苦不堪言,如今我南明未能趕得及,落入他李孝廣之手也便是情理之中了?!埂復鮮米?,我定要雖雪姐一同上陣,親手斬了這群禍亂天下的摩尼教妖人!」蕭啟年歲漸長,這些時日又隨驚雪勤習戰陣之法,不免沾染了些戰場戾氣。

  驚雪卻是難得的溫婉一笑:「你若是上了戰場,這朝中的大臣們還不得亂成一鍋?」

  「有老師在,怎么可能!」蕭啟理所當然的應道,卻是想起慕竹此刻還躺在秀榻之上昏迷不醒,不免心中一黯:「老師,會醒的吧?」驚雪微微搖頭:「小姐雖擅長命數占卜之術,可我卻從來不信,對于未知之事,也絕不會妄自揣度?!?br />
  「可,那畢竟是老師啊,她,她…」蕭啟說著竟是有些哽咽之色,這南明能重振于江南,能大破鬼方,便是因為有老師?。骸桿荒芩臘?!」「人生在世,終有一死,小姐若真去了,你又能如何?」驚雪面色寡淡,卻是語出驚人。

  「我,我…」蕭啟卻是一時不知如何應答。

  「你乃大明天子,身系萬民安危,豈能因小姐一人而一蹶不振?」蕭啟聞言又覺一陣羞愧,可望著秀榻之上面色黑紫的老師,遙想著這些時日那清絕無雙的面容,不由微微搖頭:「可,可我還是不愿意相信?!埂改瞎岳牖蛐磧薪餼戎?,但我驚雪卻要教你,凡是莫要執迷,人之在世,盡心無憾!」

  「盡心無憾?」蕭逸慢慢咀嚼著這四個字,似乎是別有一番道理,忽然他揚起頭來,朝著驚雪問道:「若真小姐有所不測,雪姐會如何呢?」「死戰而已!」

  「死戰何人?」

  「蒼生妒、夜八荒乃至李孝廣,凡是小姐生前之敵,皆死戰耳!」驚雪漸漸目露寒光,仿佛已然回到了那殺聲陣陣的戰場之上,蕭啟似乎見過這股眼神,是了,在那紫金山下,他便見過「飲血」軍的眼神,與此時的驚雪竟是一模一樣,「難怪她能統御那魔鬼一般的『飲血』?!?br />
  正當二人沉默之時,一名士卒卻是匆匆走進,朝著蕭啟一拜,可卻又對著驚雪望了一眼,似是有事要稟。

  「你說罷,老師面前,不用隱瞞?!瓜羝艏頌?,連忙吩咐道。

  「是,陛下,『清心庵』那兩位又發病了,香、香蘿小姐有些招架不住,派了小的來稟報陛下?!?br />
  蕭啟突然沉默不語,卻是不知如何應答,那「清心庵」卻是為了安置被「叱犬丸」所控制的姐姐與母親二人,拓跋香蘿也一并住在其中安心靜養,本想著等老師自東瀛回來再看看能否解了這毒,卻不料正遇上老師受傷,不由有些為難起來。

  驚雪卻也是微微搖起了頭,她與素月各自擅長并不在此,卻也是對這『叱犬丸』毫無辦法,此刻聞得此迅,也只能出言道:「你去吧,切莫忘了方才教你的四個字-『盡心無憾』?!?br />
  蕭啟聞言點了點頭,便是領著宮人朝著府門走去。

 ?。?*** ***

  分割線

 ?。?*** ***

  蕭啟一路疾行,心中卻是有些綴綴不安,自南京之戰老師幫他救回母妃三人以來,他本是滿心歡喜,可卻不料母妃與皇姐竟都是中了那摩尼教妖人的淫毒,唯有香蘿一人幸免于難,而偏偏香蘿與他又曾因父皇蕭燁之事而有過一絲誤會,倒令蕭啟不知如何相處。而香蘿雖是得救,但覺這南朝更是陌生得緊,索性帶著蕭念與李淑妃一同住到這「清心庵」中調養,這皇家丑聞倒也卻是不便與外人知曉,故而蕭啟也便只令宮人們在庵外侍候一二,如今看來是香蘿也控制不了局面,可想而知里面的情況將會是多么的不堪入目。

  「你們先在庵外候著,朕獨自前去便是?!瓜羝粢簧釹?,倒是沒有人敢忤逆向前。

  蕭啟進得庵中,廳中卻是沒有一人,但隱約卻能聽到房中傳來的靡靡之音,那聲音他再熟悉不過,正是他至親的母妃與皇姐蕭念。

  「我要,啊啊,我要…」循著這可恥的聲音朝里走去,蕭啟卻是稍稍停下腳步,盡管此刻她二人俱是身中淫毒,可畢竟是女子,若是此刻自己貿然闖入,若是她們二人此刻未著衣衫,那自己豈不是成了那禽獸不如的亂倫之徒,蕭啟便行至房門口,朝著里面輕聲喚道:「香蘿?」

  「蕭…陛下!」拓跋香蘿本欲呼他名諱,可旋即也意識到此刻他二人身份懸殊,當即收住了口:「您可算來了?!?br />
  蕭啟見她聲音急促,顯然是等得十分焦急,連忙問道:「如今她們狀況如何了?」

  「嗯,這次發作得厲害,我一個人有些忙不過來,」香蘿漸漸恢復平靜:

  「陛下,還勞煩您幫我取些冷水來?!?br />
  「???好?!瓜羝粑⑽⒁匯?,雖是不明原因但卻也明白香蘿與她們相處日久,自然知道如何應對,當下自己疾步跑出庵外,朝著侍從吩咐取水。

  待侍從們取過冷水,蕭啟又轉身朝著庵中跑去,在那房門邊輕輕喚道:「香蘿,水來了?!?br />
  「陛下,您放在門口吧,最好再取一些來?!?br />
  「好?!瓜羝粢膊歡轡?,又是轉身朝著庵外取水,待回來時,卻見那門口的水便已不見,顯是香蘿取了進去。

  「陛下,還…還勞煩您,再,再,啊~再取一些…」這一次香蘿的聲音卻也漸漸變得有些混沌,卻是不知里面發生了何事。

  「好!」雖是往返勞累,但蕭啟卻覺著心中反而好受幾分,對于這房中三人,他心中實實在在的有些愧疚,如今能多為她們做一點事,蕭啟自然求之不得。

  「啊啊啊…啊~啊…」待蕭啟往返第七次,終是聽到房中一陣近乎嘶吼的呻吟傳出,這聲音著實有些與眾不同,似是房中的三位女子皆是筋疲力盡,蕭啟聞得這女兒家的尖聲魅惑之音,人生第一次的覺著小腹之中竟是揚起一絲火熱,那張俊逸清秀的臉變得通紅無比,也不知是因為往返奔波還是因為這靡靡之音,蕭啟停在門口,這一次卻是沒有等來香蘿的吩咐,便也安安分分的佇立在房門之外。

  「也不知里面究竟怎么樣了?」蕭啟等了許久,自那聲高亢呻吟之后房中便沒了動靜,蕭啟不由心中一緊,正不知是否需要出聲詢問之時,卻聽得房門「吱呀」一聲開了,蕭啟抬頭一望,卻見得拓跋香蘿一身墨綠色宮袍走了出來。

  「香蘿拜見陛下?!雇匕舷懵薌孟羝?,卻是行了一個生疏的漢禮。

  香蘿以往只著胡服,此刻卻是第一次穿上了這漢族服飾,不由讓蕭啟多看了幾眼,蕭啟心中一動,只覺眼前這女子竟然有那么一絲絲的陌生之感,一年之前,自己親赴漠北慶都王庭,在鬼方人手中救回了她,在蕭啟的腦中,拓跋香蘿一直是那個白衣清澈,天真爛漫的匈奴少女,那個在燕京驛館有過三年之約的夢中女孩,而眼前的香蘿,經歷過鬼方人與父皇的淫辱,已然變得成熟許多,她的眼睛不再是那般清澈動人,可眉梢之間卻有著一股艷麗風情,她此刻發釵散亂,面色潮紅,也不知剛剛皇姐與母妃的荒唐之事她是否有所參與,但他終究不便多問。

  「陛下?」香蘿一直跪在地上,卻不知蕭啟想著什么,可沒有蕭啟的旨意,她知道自己是不能起身的,只得再次出言提醒。

  「啊,快起來?!瓜羝艋毓窶?,趕忙扶起香蘿,只是雙手攙扶之際微微摸到了香蘿的那雙嫩白的小手,蕭啟忽覺那手上似是有著一片水漬,好奇問道:

  「香蘿可是幫她們沐浴了嗎?」

  「這?」香蘿如觸電一般趕緊縮回了小手,見蕭啟有此一問,卻又不知如何應答,只得吞吞吐吐答道:「是,是啊,她,她們,中了毒,我,我給她們擦了下身子,便,便好了?!?br />
  「原來如此!」蕭啟微微點頭,卻也不做他想,香蘿趕緊跑回房中取過一盆清水。拉著蕭啟的手便朝里面伸去:「陛下,我的手不太干凈,我為您洗個手吧?!埂赴??」蕭啟卻是不知香蘿為何說她手不干凈,但也覺著手中一陣滑膩之感,倒也任憑著香蘿處置便是。見香蘿認真的為他擦手,蕭啟不由深吸了一口氣,緩緩道:「香蘿,父皇的事我都知道了,我,對不起你?!瓜懵莧詞遣⑽賜O濾畝?,她淡淡一笑:「陛下能兩次救我于水火,是香蘿的大恩人,往事種種,便不要再提了,在這亂世,香蘿已如浮萍一般,此刻只想安心的守候在念姐姐與皇妃身邊,再無其他非分之想?!埂縛墑??」蕭啟感受到香蘿言語之中的生分,可卻又不知如何化解,聽她提起皇姐與母妃,便肅然道:「我定會想辦法治好她們的?!埂膏?,我相信陛下,待將她們治好,香蘿便守著這'清心庵',愿削發為尼,為這場戰亂死去的無辜百姓祈福?!?br />
  蕭啟一時有些無言以對,香蘿長大了,她那純真的眼神中此刻已然滿是決絕之色,就像她在萬軍陣前拼了命也要將完顏錚咬成廢人時的眼神一般,蕭啟知道,至少此刻是勸不動她了。

  「完顏錚死了嗎?」拓跋香蘿卻是突然冒出一問。

  「明日午時,南京菜市口,朕親自處斬!」蕭啟腦中卻也露出無邊恨意。

  「好!」拓跋香蘿微微點頭,旋即朝著蕭啟一拜:「若是無事,我便進去照看了,她二人此刻實在離不得人?!?br />
  「好吧,若是再有狀況,著宮人喚我來便好。退下吧」

【完】